原來大考中心所謂的火星文爭議,只是媒體斷章取義後不停渲染的「偽新聞」。我對這則新聞其實不太在意,因為媒體怎麼報,也不過就是報火星文是什麼,再來訪問幾個人了事。如果新聞台真的覺得這影響學子教育事大,理應要有更深入嚴肅的報導。然而事態演變至今(二月八日),我居然看到中天新聞替一本甫出版介紹注音文的新書宣傳。原來他們早就理虧,大考中心所出的題目根本沒有報導那般的「罪行」,只好在「火星文」上繞著轉,終至花樣變盡,等待新的議題來消耗。

亂子所寫的〈所謂「火星文」試題〉提及,新聞上最常提及的「orz」,其實叫做「顏文字」,與一般網路上對火星文的定義差距頗大,但這點一直沒有改正,可見媒體製作之不用心。另「3QOrz」解釋成「感激得五體投地」,這絕非在網路上使用的方式。易言之,這些出題老師不太清楚網路上的流行用語,致出了此一差錯。而新聞記者完全不察,照本全錄還大肆張揚,可見他們對火星文亦一無所知。台灣人何其不幸,每日在看的新聞竟是這種素質。這樣的水準想振衰起蔽,看來跟台灣的經濟一樣困難:這廂才看到壹週刊新出的一期,那廂電視裡就在播封面人物的新聞,完全地恬不知恥。

想在這片瘴氣中殺出重圍的不是沒有,《文茜的世界週報》算是我每周會固定收看的節目,我可以在這一個小時內概括地知道國際上的政治與經濟要聞。雖然陳文茜的政治傾向有許多人並不喜歡,但至少他的專業能力與用功的程度比起台灣現下許多主播都來得好得多。唯一的缺點就是撰稿的記者愛將政經時事隨便加上自己主觀的意見,還故意唸稿時候亂停頓,像是在聽小學生講演,只能說中天的記者習性使然。TVBS最近也由李四端做一個以國際政經新聞為主的節目,看起來還不錯,不過要看後續發展如何。其他的新聞時段,仍一逕地把自己變成影音版壹週刊或置入性行銷的準廣告頻道,並沒有比較明顯的改進,可見大家還是很安於這種恐怖的新聞品質之中。

這也好,至少可以讓我下定決心不再繼續付錢看有線頻道。如果我住的大樓不用付錢就可以看到鳳凰衛視、BS1、星空衛視台等等頻道,我何必付錢讓這些捏造的假象荼毒我的大腦?我縱有自虐傾向,但夠了,出了家門到處看得到有線台,我怕什麼?我曾經跟父親討論過電視新聞的低落,父親主張仍是要看的,「好歹是跟別人聊天的話題」。這話我不反對,無論是多無聊的新聞,都有這種功能。但若我們發現,聊天的內容,只是新聞記者隨意渲染,甚至是捏造的結果呢?我們要作何感想?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