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飛翔很好看,大推。

台灣的小品電影,似乎已經從趨勢變成模式,如果再來個幾部,甚至定調成今日台灣電影的「風格」也未嘗不可。這固然是經費所囿,但也可以從中看出一個「時代風格」,就像梁文道說的,「過去台灣曾經出過很多厚重的東西,已經不是主流,慢慢被小清新取代」。但我不同意「小清新」的講法,這種用法,彷彿台灣出品的東西是活在一個架空的假品味當中。這種虛假的品味的確很氾濫,但不一定是全貌。現在的台灣不是沒有厚重的東西,只是他們改用其他的方式講出來,不再那麼硬梆梆、死板板,我會說他們是「舉重若輕」。就好像逆光飛翔。

電影故事很簡單,但導演挑的題材卻很嚴肅。這是一個視障音樂家的半自傳,片中主角在學校所面臨的考驗,多是他人生的經歷。我看了尤其有感觸,因為我大學時候,校內也有一位視障的音樂系學生,我在輔導中心工讀的時候,很常跟他碰到面。由於他的特殊身分,學校課餘時間他常常會待在輔導中心,我們這些時常進出的工讀生,都有受過「行前教育」,稍微知道跟視障人士相處,有些特別要留意的舉措。但我畢竟不是長時間跟他相處,疏忽在所難免,也許無形之中,就對視障學生造成心理的陰影。我在看電影時,屢屢想起那段時間,雖說我盡可能理解他的需要,但是視力良好的人先入為主的想法太過強烈,要設身處地頗為困難。

但,這部片子之所以好,主要是演員好。男主角自不用論(他都看不到了你還能要求什麼),而女主角張榕容,是此片的大亮點。他演技自然純熟、口條清晰(她跟懷秋對戲時最能感受到,高下立判)、恰如其分,我甚至覺得,三十歲以下的台灣女演員,張榕容絕對獨占鰲頭,光講話這件事情,就可以打敗一竿子和她形象相似的女星了。她能得台北電影獎影后,理所當然。

這部片子也好在沒有太脫離現實。張榕容的角色是個想要追求跳舞夢的女孩,她放手一博,跑去香港甄試,但沒有上──好就好在沒有上。這部片不是最後大家的追求都成功了,一片喜洋洋的陳套。遺憾一定會有,但信念不要消失,我很喜歡,也符合「逆光」的片名。而且此片用了台灣導演最愛的元素:台灣的農村,一片綠油油、宛如武陵桃花源般美好的農村,就是找張藝謀來拍,也拍不出來的那種「阡陌交通、屋舍儼然」的綠意。這種偏好,興許也是當代台灣電影的特色。整部電影,也特別強調光線,務求時時呼應「逆光」,這是我在台灣電影上難得看到的細緻之處。

小品固小,但不見得是「小清新」,清新之餘,也可探討議題,挖掘深度,有很多種面向。有時我感覺,所謂的宏大或厚重,往往才虛假。納粹德國拍的「意志的勝利」難道不宏大厚重嗎?但這種片子除了形式美學,似乎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可取之處了。說到底,最重要的仍是內容,畫面再怎麼壯觀氣派,沒有內容,也沒什麼用。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文章標籤

逆光飛翔 黃裕翔 張榕容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