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cust.jpg


香港對大陸人民的排斥,自孔慶東在網路節目發表歧視言論之後,逐步攀至新高。日前香港報紙出現全版廣告,偌大的「香港人,忍夠了!」黑底白字,無比顯目。而新聞報導香港街上出現「唱蝗團」,一群人聚在特定場所(如廣東道的精品店前)大唱改編的「蝗蟲歌」,行徑高調,宛如新仇舊恨一次出清。

與此同時,媒體網路上也出現許多文章,擔憂這種民粹的情緒只是逞一時之快,不僅於現狀無補,更會引起負面效應,斲害香港社會。身為台灣人,如斯憂慮我非常理解,因為台灣正是飽受族群分化之苦,迄今不能稍減。

但看了好些文章,我實在覺得他們的檢討方向都搔不到癢處。對一般民眾(遊客、赴港產子的大陸孕婦、在港求學工作的大陸人)橫加標籤固然有欠公允,政治問題才是真正的關鍵也沒有錯。但中港兩地人都避而不談,由共黨主控的政治勢力根本無從撼動,也無人有膽量去撼動。為什麼大陸孕婦要赴港產子?不就是因為一胎化政策的惡法,讓想生第二胎的大陸夫妻只好跑到香港、甚至跑到海外去生產。大陸遊客為什麼到了香港囂張跋扈、毫無教養?因為他們在大陸就是如此。他們沒有參政的自由、發表政治言論的自由、結黨遊行的自由,卻有韓寒文中喧嘩的自由、過馬路的自由、吐痰的自由。共黨只想箝制人民的聲音,而無心提升人民的素質,其直接的後果,就是在海外貽笑大方。

所以,罵一般民眾淪為民粹,罵政府淪為空談。香港人對「蝗蟲」的爭議,恰好反映出香港人對社會現狀的無力。既然無力,就我的經驗,至少要有個發洩的出口,若連出口也沒有,又跟中國大陸何異呢?題外話,其實在很多台灣人的眼中,香港跟大陸,早就沒什麼兩樣了。我一位學長在香港工作賃屋,因為下班晚了,回去的途中遇到警察臨檢,警察開口就問「為何這麼晚會一個人走在這裡?」還兼搜身,讓他有些微慍,但「又一轉念,已經回歸了耶!是個人治的政府」,於是乎他就相當友善配合。之前我看到的〈我透明,而他們顏色鮮明〉一文中,作者從台灣店員聽到讓他難以反應的說法:「對啊,你們香港現在是共產黨的嘛,所以你們已經沒有投票這回事對不對?」某種程度上說明台灣人對今日香港的認知。

若要扭轉今日陸客跋扈、陸人侵占香港資源的現狀,理想的狀態,固然是從中共的政策改革起。但這種認知無異癡人說夢,我們只能就現狀討論。就我看待台灣族群分裂的經驗,香港如今的狀況實為假命題,只是便宜行事的分法。一如很多人提過的,香港所謂的「原住民」大部分是移民,哪怕是從廣東其他地區搬到香港,也是「移民」。而且事實上很多香港人也瞧不起真正的「原住民」──像原本的客家人──嫌他們土里土氣,沒有接受西方的「教化」(恰和現在討厭大陸人的觀點頗多相似之處)。這種歧視,追根究底,應看作是階級歧視,即外來的高社會階層歧視本地的社會底層。而如今香港居民的不滿,則可以視為階級敵視,即弱勢的當地階層權益被強勢的大陸富裕階層所侵占。可以來港大肆採買洗錢、進住私人醫院生子、享受香港教育醫療資源的大陸人,一定是有錢人才能夠負擔。這些所謂壓迫港人生存空間的問題,香港本地的富裕階層不會有什麼感覺,因為他們可能去美國生小孩,請專人哺乳,也無所謂房價高漲。他們沉默不語,因為他們是既得利益。族群矛盾,實為階級矛盾。

所以就我來看,香港的問題就是中國現狀,特權造成的社會不公早已遍佈中國全境。只是因為特權橫行引致的暴亂在大陸境內遭到消音,而香港是個言論自由的地方,所以問題得以彰顯。如今香港的問題導向成族群問題,已經扭曲問題的本質,但在能激起輿論反響的狀況下,將錯就錯勢必會一直延續下去。就像台灣透過扭曲的族群意識去建立民主政治,香港人或許也要用這種錯誤的認知為手段,來達到他們心中期盼的政治獨立。

    文章標籤

    香港 大陸 蝗蟲 歧視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