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去沖繩,玩了六天。說是糜爛之旅,卻異常疲累。臨離開前,我拍了在機場吃的食物和機場一景,朋友在網路上留言「感覺的出不捨」,我倒不覺得有什麼不捨。如果真有不捨,應該是不捨我在沖繩時可以認真遊玩的閒適心情。

DSC08332.JPG
(從民宿看出去的景色)

這次在沖繩有朋友可以開車,又特地安排去看日本最早的煙火節「海炎祭」,說來應該是很輕鬆愜意的旅程。不過實際上卻頗多波折。我們先在沖繩中部臨海訂了民宿小屋,該地風景極佳,離海不遠,又在斜坡上,從屋內就能看到大海。我們入住的第一天,還有臺灣的新人在此拍婚紗,可見其熱門。但我們住宿第第二天從外面回來開門時,鑰匙卻斷在鎖孔內。當時已經晚上十一點,外面又風又雨,原本愜意的陽台,變成淒風苦雨的場所。我們找民宿員工來,費了好些工夫才開了門。雖說興致不減,但疲憊陡增。

經一夜折騰,我們以為這已經是極限,沒想到海炎祭才是考驗的開始。沖繩的琉球海炎祭是日本最早舉行的煙火節,今年已經到了第十二屆,參加海炎祭的人數眾多,很多還是台灣人。沖繩四月的天氣其實很不穩定,下雨是常有的事情,所以除非碰到颱風這種強烈的氣候,海炎祭是風雨無阻。早上我們在琉球村逛了一圈,便開車到了市區,準備搭乘海炎祭的接駁車。海炎祭的施放場所在宜野灣海濱公園,其實就是沖繩公會館(沖縄コンベンションセンター)外的海灘。該地是一處複合公共設施,有表演廳、展覽廳、會議廳等,外觀相當奇妙,是由大谷幸夫所設計,有種鋼彈世界的未來主義風格。

DSC08698.JPG
(從沙灘遠眺公會堂)

我們大概五點左右抵達,天氣已經不好。待找定地點後,就開始下起小雨。會場有表演、有小攤,其實頗為熱鬧。但是就如同賞櫻一樣,我們得趕緊佔到好位,然後就是漫長的等待。當地的攤位乏善可陳,不外乎大阪燒、肉串、熱狗、炒麵,以及啤酒跟其他冷飲。雖說日本的包裝飲料有很多熱飲的選擇,但在這種場合卻幾乎沒有。我們頂著風勢雨勢,實在很難擋。隨行的友人在會場找了半天,才在原本海濱公園的賣店買到熱咖啡。我不禁和友人說笑,海炎祭既然這麼多台灣人來看,下次乾脆來這裡擺攤賣薑湯和燒仙草,可能光賣台灣人就賺了。

 
(煙火表演的一小段,冒著相機被雨淋壞的危險拍攝)

到了晚上七點許,終於接近表演開始的狀態,但此時風雨也漸漸增大。待表演開始時,竟是風雨最大的時候。此後雨時大時小,四周充滿積水。縱然我雨衣雨傘一應具全,然等到看完時,我的下半身也已經濕透,我的背包也整個「浸濕」,非常有「濕意」。

饒是如此,海炎祭的煙火表演仍然精采,雖然票價昂貴(我們這次的費用包含海炎祭的入場券與接駁車的費用,所費不貲),但可以說是物有所值。光是付費區域看煙火的人,可能就超過十萬,但散場時相當順暢,雖然大雨滂沱,我們幾乎沒有停下腳步,就隨著人潮步出公會堂外。公會堂外的接駁車輛一部接一部,雖然又累又冷,至少可以看到主辦單位努力使不便降到最低。

不過經此一「役」,我們一行的體力算是徹底垮掉了。再加上之後兩天都陰雨,幾乎沒有出去遊晃的動力,入浴劑、痠痛藥膏、成藥買不停,不是為了帶回台灣,而是現在就得用。所以這趟期盼中的悠閒之旅,忽地變成勞累之旅。

    文章標籤

    沖繩 海炎祭 琉球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