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年7月29日

我住的地方,據說是深圳的高級住宅區,若以台灣的狀態來類比,大概類似天母一帶。不過我所在的公寓剛好位在一片舊社區 (相對而言) 之中,旁邊有很多小五金行、雜貨店、洗車店,這環境倒讓我想起我以前在台北很常去的大龍街一帶。

高級住宅區那邊,路線蜿蜒曲折,兩旁林木夾道,遮住了豪宅,與其說這裡是天母,更有點像是陽明山。當然陽明山的豪宅是獨棟的大院,這裡則是成片的別墅和大廈,台北其實是沒有類似的地方的。我不禁想,當年中永和以花園城市規劃,大概就是類似這種模樣吧,只是最終中永和沒有花木扶疏,而是擠滿人跟房子的衛星城市。

我其實比較喜歡中永和的狀態,看著深圳街邊濃密的樹蔭和寥落的行人,我心中並沒有湧現出一股高級的氛圍,只有生活機能不便的感覺。在這個人口逾千萬的都市,這種奢侈的大片綠地以及幾乎沒有任何商店的街道,顯然是某種力量強硬介入才能達到。我很慶幸我入住的地方比較有人煙,雖然不見得方便,但臨時買個水或雜貨還是可以的。遺憾的是,這裡的舊社區一定骯髒無比,垃圾到處都是,汙水在街上流竄,而且不時飄出異味。我以前在台北住的大同區已經是衰落的舊城區,許多建築物都難掩老態,鐵窗和違建搭得亂七八糟,許多老人家就在人行道旁邊堆著回收的垃圾。但那種種狀態,都還不至於到「不衛生」,比此處要好得多。

此處不是沒有衛生乾淨的享受,但要付出很大的金錢代價。我覺得這裡物價甚高,甚至高過台北,肯德基隨便一個套餐都超過台幣150元,喝瓶飲料也要近二十元。但最關鍵的物價感受,其實是我所付出的價格與買到的服務不成比例。花150元的肯德基套餐,分量不如台灣,可樂似乎也縮水了,還要忍受一旁恐怖的小孩尖叫吵鬧,在一片亂哄哄的景況下吃完。縱然這種狀態在中國不足為奇,但它就是沒有到那個「份兒」。二十元的飲料雖然不算是貴,但就是有股噁心的人工甘味,比台灣7-11自製的飲料還要難喝。這裡的罐裝茶飲料非常奇怪,無糖茶飲比含糖飲料貴,甚至價差可到10到20元台幣,可想而知含糖飲料的內容物。

此處的大眾運輸比台灣價廉,但搭乘品質則遠遜台灣。深圳捷運尚可,跟台灣一樣不能在車廂內吃東西,至少環境還衛生,但公車則有時很驚人,而且人多的時候,幾乎擠到不能移動,還要忍受四周喳呼叫囂推擠,此時就覺得台灣真是一個文明國家。

這當然是相對而言,我只能說是社會環境使然,一如我有位網友說的,他們「沒這個講究」。但我不喜歡跟大陸人一樣,用文革當作藉口,推說需要時間來彌補。文革距今已經三十幾年了,再怎麼樣破壞,這三十幾年難道不足以修補?我相信他們心中明白,這三十幾年間,還有其他的破壞,只是不敢宣之於口。

而且我也不喜歡只是單純用「不文明」來囊括一切。我有觀察過,所謂的不文明,與其說行為不符合規範,不如說中國人某種程度上仍很幼稚。在西方的觀念,成人與孩童有不一樣的行為標準,很多小孩子時期容許的事情,長大就成了無禮。但顯然中國人並沒有這種行為準則上的轉換,所以他們可以在公共場合大聲喧嘩、到處蹲下或坐下、隨意便溺、任意碰撞他人,這些狀態都是小孩的行徑。但跟真正的小孩比起來,這又已經算是「規矩」的行為。我發現很多地方,比如餐廳或百貨公司,最恐怖的噪音來源是小孩,因為中國人父母幾乎不在公共場合對自己的子女有任何約束,而不受控制的小孩宛如脫困的野獸,發出驚人的尖叫聲、到處奔跑衝撞攀爬、隨意耍賴。我不清楚這是不是一胎化政策的副作用,但在我的感覺,相較之下,台灣的父母親已經算是相當嚴格的了。

所以在我感覺,中國人的行徑不是「不文明」,而是尚未蛻變成真正的「成年人」,英文語境中的Sophisticated,在今日中國的狀態,似乎完全不存在,因為只有「成年人」才可能Sophisticated。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