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年7月23日

我發現,寫東西是我必定要做的事情,這是我的紓壓管道。也許未來我沒有什麼機會可以寫,但這是我孤身一人在外的重要憑藉,再怎麼少,我也希望能勉力維持。

活在中國,雖然語言溝通沒有問題,但我確實認為這裡是「國外」,一切都要重新適應,一切都在調整。我想上帝是眷顧我的,雖然這當中不免要遭逢許多磨練。

說來有趣,我在晾衣服收衣服的時候,忽地有個deja vu的感覺,似乎是在夢境,還是在我的想像中曾經出現過這一幕:人在異鄉,收著衣服,還要跟許多小強奮戰。在這裡跟小強的戰爭是無止盡的,是另一種艱困的考驗。我彷彿預示到這一切,又或者只是我在胡思亂想。

自到深圳之後,常常一天事情結束就近深夜,跟以前磨磨蹭蹭到半夜的景況完全不同,所以要寫點餘暇的事情,真的是奢侈至極。我有時會想,寫這樣的內容,是否太過無謂?既浪費時間,也無益工作。但這又是我人生少數可以調劑的喜好,似乎不能以如此功利的角度論之。大概諸事倥傯,難以應付,使我在心境上也顯得急躁,影響了我的想法。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