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莉‧高露得了金曲獎,這名字我非常犯生,後來才知道她就是「小美」。她唱高一生(Uyongu Yatauyungana, 1908-1954)作詞作曲的「長春花」,旋律簡單而優美,聲音真摯,非常耐聽。不過我本以為「長春花」(台灣的專輯寫成フロクスの花,似誤)真的就是台灣街邊常見的長春花(又稱日日春,Catharanthus roseus)。沒想到「フロックスの花」台灣其實翻譯成「福祿考」(Phlox drummondii),是美國原生的外來種植物,多為園藝栽種,不常看見。高一生在自家看到的,也許是適合生長在溫帶地區的宿根福祿考(Phlox paniculata),台灣平地難以種植。而看著福祿考的圖片,似乎也更貼近高一生旋律的意境了。

宿根福祿考

窗邊にさいた
フロックスの花よ
麗しい姿
微風に搖れる
ああ麗しい
フロックスの花よ
君に捧げる
山々を越えて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