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

MICHAEL WINES,2012年4月6日,紐約時報(原文連結

北京─有些中國領導人顯然很希望今年是極權統治下的中國另一個里程碑:新的領導團隊首次由政治協商的方式選出,而不是由單一強人指定。

今年秋天的第十八屆黨代表大會的選舉應該會如期舉行。但由於上個月重慶市黨書記薄熙來遭到解職調查,中共的神祕統治集團對於穩定的看法與共識已然受到重擊。

薄熙來閃電下台,催化劑是其警政首長二月份帶著一疊控訴文件到美國領事館,在此之前兩件事情看似毫不相干:薄熙來傾左的新毛派和傾右的自由經濟走向兩大勢力鬥爭,派系之間互相傾軋,薄熙來的許多政治對手趁機抓住他的把柄。

這些描述可能都是真的。外人多半同意薄熙來垮台的關鍵或許在於他和其他共黨領導層之間所產生自天安門事件以來的最大的分歧。

但對許多人而言,薄熙來和他倒台的原因並不清晰。他們看到共產黨為了維穩秘密選擇領袖,以及新型態的領導人高舉自己的政治議題招致四方奉承,兩者之間發生衝突。

在西方體系,薄熙來也許會被稱為民粹。但在中國,共黨的權力基礎建立在統一步調上,他成為一個可怕的未知數。

「共產黨不僅擔心薄熙來會改變權力的微妙平衡,更擔心他會讓黨失去控制,」華府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專門研究中國領導人的李成說,「這不僅是權力鬥爭,這是共產黨為了維持正當性的共同利益,是為了生存。」

北京的自由派學者及編輯吳思在接受採訪時說:「如今高層轉移政權的確實規則是什麼?目前尚不明朗。」

吳說:「但薄熙來似乎想開闢一條新路。」

薄熙來幾乎可以說是新左派最具魅力的寵兒,知識分子和政策專家認為,中國應該以國家權力確保社會平等、純粹的道德和發揚民族主義。薄熙來在重慶的政策,從唱紅歌到打擊貪腐,被認為是受到北京社科院的極左理論學家的影響。

但薄熙來也有很好的適應能力。當他90年代當大連市長的時候,他想將這個東北的岸口都市打造成另一個新加坡。討喜的政策一波接著一波,他帶領的政府鼓勵民眾檢舉粗魯的計程車司機講像「腦有病」之類的粗話,課以罰款。

無論大連或重慶,他追求自由派就和他追求左派一樣簡單。他建議要在地方鄉鎮推行直接選舉,引進外資,大規模推廣植樹,治理汙染,建造低收入戶住宅。

只有總理溫家寶努力經營慈藹的爺爺形象作為國家領導的風格,得以和薄熙來受歡迎的程度相比美。但低調的溫家寶總是小心翼翼表明自己忠於中共中央的指揮,而薄熙來似乎想喚醒民眾長久以來遭到剝奪得以震撼事物的能力。

「薄熙來以非常顯著的方式凸顯他和其他領導人的不同,」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研究中國政治人物的學者謝淑麗(Susan Shirk)在最近的訪談中提到。「他的政治風格相當鮮明,對寡頭政治具有威脅,因為他想要從群眾當中維持他的競爭力。」

薄熙來的野心和他不留情面的做法讓他在精英圈中樹敵,最明顯的當是溫家寶。他在2007年派至重慶,位於中國內陸,似乎試圖要讓他邊緣化。然而,這讓他能夠以此為基礎角逐政治局常委,這個九人編制的中共統治核心將在今年秋天更換成員。

專家稱,政府菁英一致做出重大的抉擇,如果重慶警察局長王立軍沒有逃到成都的美國領事館,薄熙來可能會因為同情者的支持拱上常委職務。

和薄熙來家裡相熟的人說,王立軍所帶的文件稱薄熙來的家族和已死的英國的商人尼爾海伍德(Neil Heywood)有牽連。薄熙來和王立軍據說在北京遭幽禁,中共官方正在進行調查。

領導群對薄熙來的顛覆影響憂心忡忡,「王力軍事件是個天賜良機,」新加坡大學亞洲及全球化中心主任黃經(Huang Jing音譯)稱。

「捅了這麼大的摟子,我相信薄熙來集團只有垮台的份。」

翦除領頭羊後,中國的左派似乎暫時沉寂。網路審查這周關閉了幾個近一個月來支持薄熙來的網站,包括著名的烏有之鄉,都是迎合極左派的言論。同時,有份法律事務周刊發表一篇訪談,烏有之鄉的一位創辦人宣稱他們被支持薄熙來在重慶行徑的極端分子「劫持」。

也就是說,中國統治層迅速掩蓋任何不和諧的跡象。共黨報導僅一再重申維穩,忽略惡意的謠言──上週廣傳有份捏造的報告清楚表明將會有政變。

解放軍報坦言不諱:「歷史經驗表明,每逢黨和國家面臨大事,每當改革發展處於關鍵時刻,意識形態領域鬥爭往往更加尖銳複雜,」它說。「我們必須高度關注網絡、手機等新興媒體對官兵思想的影響。」

由領導階層強制實施,中國嚴酷的現狀似乎更加強硬。這正是中國改革者所不希望見的。

「乍看之下,我認為是件好事,」吳思對薄熙來被中共驅逐造成的影響的看法。「但再重新檢視,似乎又不盡然。」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