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

當兵大概是全世界最浪費時間的事情,比上自己討厭的課還要浪費時間。上自己討厭的課,也不過就是兩三個小時,而且還有自由休息的時間。但當兵,卻是二十四小時的禁錮。

這兩天看了《生活的藝術》,發現林語堂看待許多事情和我意趣相通。比如說,他最為厭惡軍隊,認為軍隊要求人一式一樣,完全抹殺人類珍貴的個性。又比如說,他雖是牧師之子,也曾是虔誠基督徒,卻不以基督教義為唯一的依歸,甚至對聖經的內容提出質疑。這點對許多基督徒而言或有離經叛道之嫌,於我卻是深有同感。中國人和西方白種人在文化觀念上的差異和衝擊,林語堂可為闡釋得最為清楚明白。

但《生活的藝術》寫於一九二七年,很多狀況時過境遷,早已不若過去一般。比如他提及中國人之悠閒以對比美國人之忙碌,今日或許應該要反過來看。如今中國人,包含台灣和港澳等地,恐怕都是世界上工作時數最長的。曾幾何時,我們也為了圖一份溫飽終日忙碌,日夜不歇,最終變成像螻蟻一樣,不復有自我的存在。這難道是尋求經濟發達必然付出的代價嗎?如此的文明是否還可堪稱為「文明」想來真是一大諷刺。

又林語堂提及戰爭之所有吸引力,乃是因為軍隊可以到遠地,宛如免費的旅行。但今日要旅行遠比以前便利太多,先進國家的軍隊不會再有「萬里長征」,不在有異國情趣點綴,只有精準的飛彈射點、飛機轟炸,而後軍人再占領一片廢墟,以及一群眼神驚惶的人民。科技愈進步,我們活得愈野蠻。人類文明發展數千年,如今的我們可以用一台機器和世界連繫,獲得資訊,和至親好友連絡。然而我們的文明卻仍然無法避免戰爭,發明自相殘殺的工具,訓練自相殘殺的團體,這樣的文明何其悲哀。

而尤為悲哀者,我們大概也不再用這樣的角度思考事情,沒有偉大的哲人作為引領,沒有睿智的雋語作為啟發,我們的心智就愈萎縮。到最後,也只剩下悲哀的自我終結。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