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豳風‧七月

五月斯螽動股,六月莎雞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
九月在戶,十月蟋蟀入我牀下。穹窒熏鼠,塞向墐戶。嗟我婦子,曰為改歲。入此室處。

5/2

因為車禍而受的傷每日不斷困擾著我──雖然我承認受傷在軍中其實是個很好的規避良方,比如說,可以堂而皇之的免除跑步的體能活動,在站哨也佔到些好處──雖然日有減輕,但顯然沒有痊癒。而我如今又得把我的傷再帶回家。

客運停在路邊,我拖著沉重行李,一跛一跛,真實的感覺到痛楚。在此之前,那痛楚是浮面的,伴隨著想像或偽裝。而今,當表現一一卸去,我感覺到那真實的痛楚。

以及尚未完全痊癒的傷口。

5/4

距離倒數百日,只剩三天。

我其實不知道百日的意義何在,可能只是整數方便記憶。百日到了,日子並沒有比較好過,天空也不可能因此變得更湛藍。而且我每次說「百日」,就會聯想到作忌的百日,何其穢氣。

當兵以來,寫了很多東西,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抑或冥冥間的安排,我發現這段時間所接觸的媒體常常跟戰爭有關,無論是電視、電影,或者是書。這促使我不停反思戰爭,反思人類這一愚蠢的舉動,反思軍隊存在的價值。

以我的有限,或許我永遠無法參透人類何以會自相殘殺的根本原因。這可能是生活生存的本能使然,好像壽山的猴子,相互搶奪食物那樣,一切是為了自己活命。當人類實在太多,單純的個人搶奪,就提升至國與國、地區與地區間的戰爭殺戮。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