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入膏肓中。

所謂病入膏肓,就是明明報告啥都沒有,還是不想寫,不拖到最後一刻不會寫的,擺著爛。

所以,我還去了一趟東區。

以我的貧窮程度,光是搭捷運的車錢就已經很剜心,根本也不能買些什麼。話雖如此,東區可是銷金窟,來這裡沒有消費一下對不起自己邪惡的本性,別的不說,誠品敦南就是我固定敗家的所在,進去好像怕錢會咬我一樣,不花都不行。我本來還預備去新開幕的太平洋崇光百貨復興店,結果一看,居然要排隊,立刻掉頭走人。回頭看那個布滿綠色玻璃的建築物,有人認為這是另一個新的「都市之瘤」──從其外觀而言,也有人認為這是「禮券」運作下的產物。我則是看著他碩大廣告標題:璀璨開幕,再看看一旁因為空氣污染已然染上一層灰黑的綠色玻璃,只感到諷刺。

鋪陳這麼長一段,我其實是要說吃的。

每次來誠品敦南,我總要順便去「老友記」吃東西。即便對學生而言,這間店有點奢侈,但我樂此不疲。之前我總吃飯和麵,後來看了雜誌介紹,才發現原來最著名的是粥。衝著雜誌推薦,我就點了一份粥,外加一份炸兩。

我覺得台北的小吃嚴格來論,不如中南部,特別當我去了一趟台南,更加深信如此。不過台北匯集五湖四海的飲食風貌,也許口味已經台灣化,但選擇很多,是中南部所不及的。像我到台北之後,才第一次吃到「撈麵」這麼有趣的麵食,第一次見識到「廣東炒麵」,還有印度菜、泰國菜。東南亞菜色台中不是沒有,但我在台中從來不會想要去吃,而撈麵我在台中市就真的沒有看過了。

廣東粥我也不是沒吃過,我想大概就是那個味道吧。但「老友記」的廣東粥跟我之前吃過的差很多,最大的差異就是他用很濃的高湯去熬粥,整碗都瀰漫著高湯的香氣,我本以為他們的粥應該會熬到連米粒都看不見,其實沒有。不知為何,我心裡有一種「正統廣東粥得看不見米的形狀」的成見,也不知是對是錯,不過這不妨礙我吃的興頭。

我點豬肝肉絲。豬肝很嫩,還帶點血色,只是切得很大塊,不太好咬;肉絲味道非常很特別,我有點意外,吃了很久才發現似乎是八角和花椒的香氣,是醃的嗎?還是滷的?不太清楚。對一個從來不曾去過香港的人而言,這應當是最接近香港食物的想像了,畢竟我花不起壹週刊裡那位大小姐所介紹的魚翅鮑魚燕窩海參。

又,我也吃過在忠孝東路四段巷子裡的港式茶餐廳,又是另一種口味。照理燒臘店或茶餐廳都是香港的平民飲食,但來到台灣卻都變得有點貴,不那麼「平民」。「老友記」一碗粥索價八十元新台幣,即令台北物價比台灣平均要高,這絕非一般的價格(怎樣都不過是碗粥),如果還嘴饞想加點什麼小菜,兩百塊是跑不掉的,差不多是商業套餐的價錢。

說到物價,我在看別人網誌遊韓國的文章時,有提到韓國經濟發達,人民所得提高,物價也隨之飛漲。但聽說首爾地區的物價原來就比台北要高,如今我想是更為昂貴罷。如此說來,韓國民眾的經濟狀況也不見得真的有比較優渥,而且韓國製的電子產品在價格上愈來愈高級,不知道韓國人在愛用國貨的同時,會不會也感到有點吃不消呢?很多人對台灣的經濟感到憂心(也有一些人是被意識形態矇蔽到沒有感覺),但我現在覺得,台灣在國際經濟重要性衰退不盡然是一件壞事。台灣的重要性不再,或許某些激進的民族意識論者就不會以「台灣在國際間很重要」的幻夢來鼓吹什麼獨立,自以為有「國際干預」的護身符。而且大家生活困難,才比較知道要珍物惜物,不會一直揮霍稀少的自然資源。我也才能夠很珍惜的吃完一晚八十元的粥,而且很努力把碗中的殘粥刮乾淨,務使八十元能切實全吞下肚。(又跟吃的無關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