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變熱,雨水豐沛,正是植物生長之良辰。然而,生機勃勃的不是只有植物,還以動物,自然也包括不盡然受人歡迎的各種蟲子。

每年初夏至秋末,是昆蟲極為活躍的時期,我既然要照顧花木,免不了要跟各式各樣的蟲子打交道。我其實挺怕蟲的,雖不會看到蠕動的身軀就抱頭亂竄,但我一直沒有直接碰蟲子的勇氣。不過幾年下來,面對某些常見的害蟲,如蚜蟲及粉介殼蟲,我已經能夠毫不猶豫徒手將其捏死,甚至頗樂見其體液四濺的慘忍景象。因為對我而言,他們轉瞬間讓一株好好的植物瀕臨死絕,不啻更加慘忍。

我年初買了數盆天竺葵植於學校,幾經折騰,好不容易看見他們欣欣向榮,花梗一枝枝抽出來,正是繁盛之時,溼熱的台灣夏季即告來臨。天竺葵雖曰天竺,其實原籍南非。南非屬地中海型氣候,夏季乾熱,和台灣頗有差距,所以天竺葵很不容易在台灣度夏。而且天竺葵全株有細毛,花朵非常纖細,若遇雨淋,極容易腐爛,要能安然度夏,得花一番工夫。

但我更煩惱的,是恐怖的蟲害。這百分之百的外地植物,不知怎麼,竟很受台灣蟲子的喜愛,我每一次種天竺葵,無論台中台北,都必定要與一堆毛毛蟲搏鬥。我並不太愛抓毛毛蟲,因為我總希望可以多看到一隻蝴蝶飛舞。但愛吃天竺葵的毛毛蟲似乎總是蛾的幼蟲,我雖沒有在記各類蝴蝶或蛾的幼蟲模樣,但比如這次在學校的天竺葵發現的毛毛蟲,一身顏色極為濃豔,長長的毛向四周伸展,警戒意味極濃,應當是某種蛾的幼蟲。我本來已經除去了好些疑似產卵於上的卷曲葉子,但仍沒有根除。不過一個週末沒有照料,下次再看,十數隻毛毛蟲已經吃掉長花盆中一半的天竺葵葉子,僅剩莖幹和數個葉梗。我慌忙將我所能看到的毛蟲都挑掉,但還沒有勇氣弄死他們,只好倒到其他地方,任其生滅。

但毛毛蟲不過吃掉葉子,對植物危害有限。有些蟲害,專事吸食植物汁液,讓植物日漸衰弱,終致死亡。比如蚜蟲,吸食汁液之外,排放出來的蜜露會成為黏膩的髒污,妨礙植物行光合作用,繼而影響成長。而且毛蟲只專吃一種植物,蚜蟲、粉介殼、紅蜘蛛等則幾乎來者不拒,只有少數植物可以倖免於難,如黃金葛。不過這類害蟲的出現,也多半跟植物的健康狀況有所關連。若是根系發育不良,植株虛弱,要不發病蟲害也難。我之前種了幾株黃花美人蕉,照理這種植物應當非常強健,甚至是有點賤的植物了。但是因為種在走廊上,僅有早上二、三小時的日照,不適合它性喜陽光的習性,竟屢屢遭致紅蜘蛛肆虐,新長出來的葉子沒多久,隨即變黃變枯,花也抽不出幾枝。我一時心灰意懶,整盆都在人行道旁的花圃,想不到居然冒出新芽,花圃整日都有陽光直射,美人蕉成長迅速,株大如人高,健康得很,什麼紅蜘蛛也不知跑去哪裡了。

紅蜘蛛者,其實是一種蟎,因為此蟎會產生細密的網狀物包住植物,讓植物衰弱,甚至無法長新芽,遂有蜘蛛之稱。真正的蜘蛛我倒很歡迎,他們吃其他的昆蟲,對園藝人士而言,是一益蟲。大抵肉食性昆蟲或節肢動物,如蜘蛛、瓢蟲、蜻蜓、螳螂之類,都是對植物無害,甚至可以捕食害蟲,對我而言都是求之不得的。 夏日萬物滋生,昆蟲也不能免,稱不上好事壞事,這是造化運行。只是我玩園藝,總希望可以達到自然平衡,蟲不犯我,我不犯蟲,大家各取所需,別盡是拿著殺蟲劑農藥相互爭戰,最後吃虧的,還是人類。但園藝總是刻意去強求的,為了悅人鼻目,從國外引進各式植物,不停選種、育種,雜交出只有好看,但沒有生殖功能的花朵。這是園藝的原罪,要能還原自然,重回「天人合一」的境界,尚需要很長時間的參透啊。

後記:發現自己有寫過類似的文章。我總會無意識一直寫重複的題材,可見我的所學還真是又窄又淺。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