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翻閱評介短詩的書(書名已忘,待查),突然像是獲至寶物般,驚見許多我相當喜歡的作品。我雖曾偶作小詩,但對詩其實是全般外行,對新詩的理解尤淺。詩不好寫,新詩尤難。無論古詩還是近體詩,縱然意境全無,至少字數一致,叶韻叶調,總有個詩的模樣。新詩丟掉一切規範,看似無拘無束,然而真要能寫出打動人心的好詩,難上加難。君不見許多網誌報台,總有懷春少女寫些填字遊戲,讓人抓不著頭緒,用我美學老師的話,叫做「喃喃的囈語」。是故能見大家作品,感受一下中國文字的精練,提升用字的敏感度,對平常作文,想必也可有所助益。

新詩當中,我最愛短詩。我總認為既然新詩無任何既定的規範,能夠表現其長處的,必是文字的簡練,若再長篇大論,則恐失之拖沓。故我若看新詩,也都揀短的看。以下是我在書中挑出來的作品,其他作品自然也極好,僅是品味問題。

〈甜蜜的復仇〉夏宇

把你的影子加點鹽

 

醃起來

風乾

 

老的時候

下酒

〈春水〉冰心

蘆荻,

  祇伴著這黃波浪麼?

趁風兒吹到江南去罷!

螢兒自由的飛走了,

  無力的殘荷啊!

〈孤鶩〉蕭蕭

 

路之最遠的那點,雲天無言無語落下

門關著

〈絕版〉許悔之

你我相遇在風中

彼此用手掌

小心翼翼地將這段相逢

呵護成唯一的序

早在遙遠的三千年前

便寫入蒹葭的傳說裡

如今

風翻開的每一頁

都不可圈點

是孤本,且永遠絕版

原文本直排,為電腦上呈現方便,只能橫排。直排橫排,風味不同,可能就稍差了些,意境不那麼好,這實在是不得已的事情。

新詩看似非常小眾冷門,但我覺得其影響力非常的大。我甚至認為方文山那種先找韻腳,再湊內容的寫詞方式,和新詩亦不脫關連。當然新詩不必要押韻,和流行歌曲總有些距離,但許多好聽好唱的民歌,根本就是用新詩入曲,或多或少影響了後來的創作。

最近常可以聽到對岸的流行歌曲,作曲編曲跟台灣已沒有多大差別,惟獨歌詞,總是能嗅到一點差異。我相信這不是孰優孰劣的問題,純粹是各自的文學發展,最後在流行歌詞中產生分歧。我對中國大陸近五十年來的文學發展並不清楚,不知道有否台灣一般的新詩。但終究有著與台灣不同的語感和使用模式,也是一個發現。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