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上癮了!真糟糕啊。還好這篇故事並不具備任何可能的事實,如有雷同,真的是巧合喔!所以請大家忍耐我生疏的文筆。)

終於還是分了。

我點了一根香菸,深深地吸了一口,菸的香氣充滿了我的鼻腔,好像也刺激到了眼睛,突然一陣眼熱,還是煙霧薰到了我的眼?

我沒有嚎叫、也沒有嘶喊,卻有一種,好像懸著的什麼東西被放下來一樣。路走到這般境地,連過去的刻骨銘心都顯得沒有意義,像老舊而泛黃的照片,單薄地紀錄著其實漫漶的回憶。什麼時候開始,我們變得貌合神離?是那一次不小心(好吧,其實是故意)看到你手機裡陌生號碼的簡訊,寫滿了撒嬌嗔態的囈語,還是你第一次嫌我胖的那天下午?真是罪過,這種雞毛蒜皮小事我如數家珍倒背如流,和你去玩、和你一起去看電影、和你一起的種種甜蜜,我反而都記不太得了。

香菸矇矓了雙眼,懶洋洋地夏日午後,我感到有些疲倦。我記得一樣是那麼熱的下午,你去便利商店買啤酒,我閒在公寓裡沒事,不自覺地就一直盯著你的手機看。我慢慢俯身過去拿了過來,下意識地按了你的簡訊,看到一個陌生的號碼。

「這誰的啊,怎麼沒有顯示名稱?」我點了進去,看到了一串文字。

「哎喲你好討厭都不回我電話你女朋友在對不對哼幫我做作業啦要回我電話喔嘻嘻拜」

我凝視良久,然後驚覺地抬起頭看著四邊,害怕他回來看到我在檢查他的手機。我把手機擦拭乾淨,按原樣放回去,但我刻意留下一點痕跡──我將那則簡訊給刪掉了。及至他回來,我沒有任何表示,淡然地看著他的一舉一動。我一直沒有去追問,直到有一次從他的同學那裡知道,原來是同學故意鬧他而傳的簡訊,看我會不會因為查他的電話而翻臉。他們促狹地對我說著:「好可惜啊都沒有效。」我報以禮貌的微笑。怎麼會沒有效呢?只是你們看不出來而已。隨即我感到一陣悲哀:我跟他的感情竟然這樣薄弱,薄弱到禁不起一通簡訊的玩笑。

原來愛神的箭,早就悄悄地從我跟他身上拔走了。

我和他最後一次一起旅行,選在日本的京都。去京都的行程我已經計畫很久,看什麼名勝、住什麼地方、搭什麼交通工具,我都已經查得清清楚楚。我一直希望他陪我去,但他總說他對日本沒有興趣,不想去。在感情轉淡之後,我其實對此頗為埋怨:陪自己的女友玩一趟有這麼困難嗎?我也陪他看我毫無興趣的棒球比賽,陪他去冷的要死的芝加哥參加他姊的畢業典禮,我只是希望在京都美景下,可以跟我的情人在一起,連旅費都是我負擔,他憑什麼用他的好惡來搪塞我?

直到有日,我百般無聊地看著HBO重播的電影,他緩緩向我走來,蹲在我的面前。

「你幹嘛?」我有點愛睏,兩眼無神地望著他。

「你不是要去京都?」他微笑地看著我。

「你不是不去?」

「偌。」他遞給我一個信封,我疑惑地接過來。

「這不是機票嗎?」我打開信封,裡面是兩張後天飛大阪的機票。

「對啊。你不是說要去京都嗎?這幾天剛好櫻花季啊,我已經買好機票,訂了『俵屋』的房間,後天就可以走了。」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再看看機票。「你怎麼…你怎麼了?」

「你要去我就陪你去囉,你不是想春天去日本很久了嗎?」

我已經忘記那次去日本的情形了,我甚至忘了我最愛的櫻花開得如何。但那天的情緒我記得很清楚,我從來沒有那麼高興過,又哭又笑,像個得了失心瘋的人。在那個時候,我一度非常相信我們的感情已經回到從前那樣。

其實是迴光返照。

他早就看到我的檢查報告,我的病再撐也不過一年。他應該已經知道何以我故意讓這段感情淡掉,我想在我的內心深處,還是真的很愛他的。他曾笑我聽到江蕙唱的「家後」哭得不成人形,他不知道我歌的最末兩句其實是我心情的寫照。我不想看他難過,雖然我也想過,也許我死掉後的某一天,他突然發現這是分手背後的真正原因,他會怎麼想?不過無所謂了,都已經分了。

孤單一人在病房裡非常寂寞。我偷偷在房間裡抽起香菸,把窗戶全都打開,讓菸味快點散掉。窗外的草皮上種著棕櫚、鐵刀木,還有綠葉青青的櫻花樹,我想我是看不到來年的櫻花了…。嗯?怎麼那麼累,是抽菸的關係嗎,還是把菸熄掉好了。意識漸漸模糊,愈來愈模糊,愈來愈模糊,我的腦海中,隱約浮現著「家後」的旋律…

「因為我會嘸甘,看你為我目屎流。」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