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巨蛋模型出爐,松山菸廠園內為數可觀的參天大樹被市府一棵棵鏟挖移植,原本濃密的都市綠洲,即將被一座碩大的圓形建築所替代。巨蛋雖是許多台北人的夢想,卻也有報紙著文懷疑台北巨蛋的經濟效益。我只十分感動,至少台北市政府肯保留老樹,肯費心費力將上百株數目移植到他處,而不是粗魯地用怪手剷平。

但這仍不夠,請了專業人員、樹木專家小心翼翼移走老樹,仍比不上留植原地,保留數十年積累的綠意。長年廢棄的松山菸廠,孕育了台北市區最珍貴的生態資源,其物種豐富不亞於南海植物園,林蔭遠勝大安公園。我原以為只有菸廠建築是值得保留的古蹟,不想連外面濃密的樹林都如此珍貴,可為雙璧。只是綠意連綿終不敵巨蛋大餅,多數的台灣人還是喜歡新簇簇亮閃閃的建築,喜歡彷彿與世界都市並駕齊驅的虛名。松山菸廠可以成為台北的海德公園或中央公園,可惜市民的選擇、市府的選擇,讓「此情只待成追憶」。一棵棵數十年的老樹,被剪枝斲根,挖起包紮,巍顫顫地面對不可預測的未來。

最少最少,台北市政府保全了這些大樹老樹,即便移植能不能夠百分之百存活,尚在未定之天,但好歹台北市有維護的心意。只是今日我們能在台北市覓得一地建造屬於台北的巨蛋,明日我們還有沒有辦法在寸土寸金的台北都心找到一塊土地,構築屬於台北的生態夢土?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