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媒體生態,近幾年變化甚鉅。之前由RSF (無國界記者) 所公佈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香港的排名滑落至61,不如台灣、韓國與日本。實則東亞地區的新聞自由皆下滑,台灣有鉅富試圖購併媒體,建立壟斷言論;韓國有《韓國日報》記者因勞資糾紛上街抗爭;日本則在核電事件之後,官方試圖掩蓋消息,對新聞報導頗多阻撓。香港媒體遭中方介入,已是明顯的事實,甚而有記者因揭露中共惡行在中國遭到滅口,對香港的媒體自由打擊甚大。然而持平而論,對比邊界以北的中國境內,香港仍可算是新聞自由之地 (雖則中國在全球新聞自由指數排名175,實在無甚可比),縱使環境日益惡化,至少有刊出的機會與管道。

然而香港《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當街遭害,已經不是難以捉摸的「自由度」問題,而是切實的生命威脅。媒體環境到這一步,香港已與中國無甚兩樣。中國的言論自由,西方本以為隨著經濟發展,會逐步鬆動,又看到網路的微博風潮,認為開放之勢終不可擋。然而幾年下來,我發現中國的媒體環境並無寸進,微博或有傳遞訊息之效,但對整體的言論自由,並沒有任何助益。一來許多敏感議題不過出現短暫時間,就被網管刪除殆盡,即使有心要知道,也無法尋得任何消息管道;再則類似的消息太多,而且缺乏細節,多半只有區區數語和許多照片。此種蒙太奇式的印象容易落入蘇珊桑塔格所謂「旁觀他人痛苦」的抽離感,中國人也許一方面會有自怨自艾的情緒,卻又以為這種情況是經濟成長所不可避免,以此自我麻醉,而且並非切身所及,認為於己無關。微博發展至此,已經建立綿密的過濾網,可以很有效率的刪除不利當政者的言論,並且廣散娛樂休閒之類的內容來轉移焦點。

尤有甚者,中國的媒體箝制已經逐步擴展到其他華人社會,香港首當其衝,台灣也難倖免。前不久香港蘋果日報的網路遭駭客癱瘓,港台兩地同受影響,雖然蘋果日報不欲追求原因,但背後黑手彰彰明甚。如今劉進圖當街被人砍殺,「香港獨立媒體網」質疑此與之前明報和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合作調查中共高官海外資產一事有關 (見底下FB貼文)。《環球時報》在其社評「香港明報前總編被砍須盡快偵破」一文又有「有香港反对派人士把刘的遭袭与明报之前的具体报道挂起钩来,暗示刘因得罪内地高官而遭此不幸,这样毫无根据地在舆论中给案件提前定性应当受到谴责」等語,更啟疑竇,有此地無銀之感。以媒體之權監督當政,本是自由社會媒體應負的責任,若因此橫遭殺身之禍,則香港獨特的歷史地位,將不復存在。台灣也應戒慎恐懼,當我們與中國愈走愈近,終將會背負與今日香港類似的風險。




其他文章:
香港《明報》前總編劉進圖遇襲命危,各團體發聲明譴責
港學者提醒:從文攻到暴力 台灣勿視若無睹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