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認真地想過,我在這個工作中會有這種綿延挫折的根源在哪裡?

也許是因為我從沒有認真面對自己。

謊言一直說,有天就以為這是真的。這不是什麼國家體制洗腦或是捏造民族自信的謊言,有時候只是不肯面對自己,久而久之,就忘記自己真正的模樣。

我覺得我是,又或者說,我一直不承認真正的自己。

所以「做自己」多麼困難,至少對我而言。所謂的「自己」並不是肉身,而是讓自己擁有意識的那個「意」。要固守那個「意」並不容易,而即便自己是「意」的主宰,恐怕也不清楚那個「意」到底是什麼狀態。

另一個挫折,可能是同事。

我是一個很糟的人,若要跟人共事,我通常會用第一印象來判斷他可不可親近。我不會「痛惡」某人,但很容易「懼怕」某人。如果那個人的氣場與我不對盤,我會怕,然後會下意識的遠離。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出社會的人會懷念學生時期,至少就人際關係面,那個時候的衝突只是意氣之爭,沒有什麼其他的利害糾葛。也許有吧,但那種糾葛跟出了社會比起來,似乎也算不了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工作環境,我總覺得我的職場一直充斥著很飽滿的假仙情緒。以前我在政府單位工作,還有一些員工會喜怒形於色。但後來到了這個當中成員九成來自誠品的公司,我深深感受到那種假仙感。他們永遠都好聲好氣,但我得猜出那個好聲好氣的後面還藏著什麼訊息。最藏不住的是位獅子座的同事,我完全可以感受到他的不耐煩、厭惡、生氣、不屑,但他還是硬ㄍㄧㄥ出一個平和的表情,用溫和的口氣跟我講話。

我會對這種人下意識躲開不是沒有理由,因為這往往讓我想到我母親。我的同事可能磨練許久,已經養出一套制式的應對模式,也有可能是誠品的風氣使然,但本性實在藏也藏不住。這也許算是好事,至少我還可以從他極力要隱藏的表情去猜測現狀,分辨不來的言論才真正讓我困擾。

但無論如何,這樣一個假仙的職場狀態,讓我想到跟網友聊天時提到兩岸職場的差異。他覺得台灣人的「禮貌」有時會變得很麻煩,我想就是這種假仙狀態。相較之下,中國人直來直往,反而免去很多莫名的猜測與誤解。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