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彬:【首板】兵下江南如席捲。【滾花下句】破城不費吹灰力,三軍高唱凱歌旋;降王此日斂鋒芒,虎將今時增氣焰。【白】本帥曹彬,奉了宋主之命,兵下南唐,此日大功告成,還擄得李煜君臣數百口,即日押返汴京,候旨定奪,正是:喝退長江千尺浪,好待揚帆早備順風船。眾將官,隨我來。
小周后:【小曲】遺民淚,淚如江水,流成海。
眾宮娥:【唱】遺民淚,淚如江水,流成海。
李煜:【唱】亡國恨,恨似山峰插入天。
眾大臣:【唱】亡國恨,恨似山峰插入天。
眾遺民:【唱】主上!
李煜:【乙反長句滾花下句】蝶舞已無多,鶯狂驚日短,何曾馬上嫻弓箭,獨擅填詞試管弦;城破早懷殉國念,寧甘委屈去求全;但念到江南慘被強鄰占,試問萬民何罪受顛連。願為臣虜保民安,忍辱歸降,豈為圖苟免。
小周后:【白】主上。【乙反西皮序】熱血和淚濺,歎附庸未得宋皇憐,戰雲密佈迫南天,籠內鳥怎飛遠。
李煜:【唱】難舍江南杏雨天,哭太廟,心如萬箭穿,創業難,忍棄捐,哀降虜,乞靠人憐,魂銷上苑。
小周后:【浪白】主上,歷代興亡,原皆天數,況君非亡國之君,奈何敵強我絀,時世所不容矣。望主上善保龍軀,忍辱負重,徐圖後計。
李煜:【浪白】唉!寡人失德,才有上天不佑,國家有傾覆之痛,舉族受株連之慘,此日北上稱臣,已成甕中之鼈,幾番回首能不依依;觸目天涯,對境難排,我自愧偷生無以對先皇,一死無以謝民愛,能不痛心欲絕……
小周后:【乙反西皮】受辱莫拘小節損,應圖復國先,縱然身遭禁鎖,也應以國事為念,那怕受人氣焰;宋軍壓南唐,似春秋吳越戰,前事再演;再三勸王,國事看重,效勾踐當年。
李煜:【白】復國之事,正是談何容易呢?【禿頭乙反合字序】縱有豪情,怕逐水一蕩無存。客夢短,路遠人亦遠,夜來苦將警句研,倩誰填?往事只堪哀,徒恨滄桑變。
小周后:【乙反轉二黃下句】窮途末路志彌堅,人生仇恨何時免,莫惜今時花漸老,安知來歲月不圓,任重何愁難致遠,商女也知亡國恨,臣民豈讓伯夷廉。
李煜:【接唱乙反二黃下句】緬懷家國恨難捐,末路君王嗟氣短,千里長江皆渡馬,十年養士少忠賢,況宋主英武勝夫差,自愧無能,師勾踐。
胡則:【悲白】主上,適才主上言道:「十年養士少忠賢」一語,足令為臣者愧死!臣深慕陳喬殉國之烈,獨所以不死者,豈圖苟活哉,欲留身以圖復國之計矣。【口鼓】主上,細想江南土地肥沃,民豐物阜,何忍淪於他人之手,主上去國歸降之日,便是微臣等生聚教訓之時,我雖無文種大夫之能,也可以一面鼓勵女織男耕,一面把軍旅重練。
張義:【口鼓】主上,所謂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蟻民等恥為異國民,願為復國死,正是一夫振臂千夫應,同心協力復山川!
眾遺民:【白】是,我地同心協力復山川!
小周后:【白】你等說話小心。
胡則:【白】娘娘不用驚心,此際宋家兵將,盡在舟中,有話但講不妨。
小周后:【新小曲】喜見臣民思國烈,何患無人快著鞭,伏望萬歲君,砥礪雄心常自勉,此後鐵硯不磨磨利劍,莫負先皇基與業,莫負臣民忠義薄雲天。
李煜:【滾花下句】負國負民應愧死,幾回掩面淚如泉。又怕天教心願與身違,未許乾坤重扭轉。
胡則:【正線戲妲己尾句】哎呀呀,孤臣孽子怨沖天!【快慢板上句】取義成仁浩氣存,國仇家恨,不共戴天。
眾遺民:【滾花下句】復國不辭生死戰。
小周后:【白】主上,【七字清下句】十萬橫磨劍,宛似在目前。萬眾投鞭流可斷。總不枉聖上歸為臣虜強圖存。當日申包胥,也逐存楚願。深冀江南俊彥勝前賢。復國心,急如弦上箭,壯懷激烈扣心弦。【滾花下句】江南錦繡好河山,難容黷武窮兵占。
內侍臣:【稟白】啟奏主上:宋將曹彬,尚不見主公登舟,私心不悅,特遣奴才前來催駕。
李煜:【白】你快些回去上復曹將軍,說道寡人隨後便到。
流珠:【口鼓】主上!昔日上苑清歌,今已變亡國之音;一曲琵琶,彈不盡遺民血淚。君去後,此琵琶便似伯牙琴,望許我以最後餘音,送王千里遠。
李煜:【口鼓】唉!已是明日天涯,聽此嫋嫋餘音,徒增腸斷矣;但此去,未卜何日重歸,惟冀此亡國之音,能勵寡人之志。唉!則怕我他年有夢回故國,傷心難認舊管弦。
流珠:【斷花頭段】舒淚眼,撥愁弦,何時樂敘太平天?江山似畫呀,復國望來年。
李煜:【白】來年!唉,去日苦多,來年何遠呀。
小周后:【白】主上!
眾遺民:【白】主上!
薛九:【風瀟瀟】上苑百花凋,江邊萬民怨,欲哭更吞聲,驚心斷了弦。
小周后:【白】弦斷……曲終……。
李煜:【白】弦斷曲終,正合眼前光景,你又何需驚惶失措。【反線中板下句】花逐雨中飄,曲隨廣陵散,感時知有恨,惜別悄無言。一身能負幾重憂,人間沒處可安排,念往事合應,腸斷。冷雨送斜陽,問幾許興亡恨,怕從野叟,話桑田。如此好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回首依依,無限怨。
眾遺民:【連序唱】君一去萬里關山遠,叩問何日再會見。
小周后:【反線二黃下句】煙波江上使人愁,眼前儘是遺民淚,怕牽衣泣血問歸旋。
李煜:【反線二黃尺字序】江山依然,痛皇業變遷,此去囚居宋土,難卜再復旋,不知那一天,不知那一天,復我山川,相看倍心酸,難禁絲絲血淚垂,偷眼望宋船,撩亂了方寸。
小周后:【反線二黃】廣陵台殿已荒涼,吳苑宮幃今冷落,剩一程風雨送愁人,歎千里江山,寒色遠。
李煜:【禿頭反線小桃紅尾段】山河變色,感慨萬千,君民對泣哭江邊。
小周后:【唱】家傾國破恨綿綿,風聲猛,雨聲漸,千聲歎,萬聲怨,柔魂斷。
眾歌女:【唱】教坊歌女拜伏皇前,愧無淡酒江波設離筵,淚眼一眶代酒餞。
內侍臣:【稟白】奴才再奏主上,曹將軍惱恨主上遲遲不肯登程,大為震怒,主上若不立刻啟程,他……他便率領士兵,親來押解。
眾遺民:【驚白】哎呀!
李煜:【沈腔滾花下句】哎呀呀,故國不堪回首望,傷心踏上宋家船。
眾遺民:【白】主上、娘娘,珍重。
李煜:【破陣子】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
小周后:【唱】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
李煜:【唱】幾曾識干戈!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消磨。
小周后:【唱】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揮淚對宮娥。
眾遺民:【白】主上珍重,娘娘珍重。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