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陽生前最後一次接受採訪錄影)

Andrew Jacobs,2012年6月8日,紐約時報(原文連結

李旺陽是中國關押最久的政治犯之一,他的抗爭極其鮮明。他因為在1989年民運中組織工人,遭關押十一年後重獲自由,並開始以絕食回擊。他的目的是要讓政府悔悟毆打他讓他又聾又盲,給予他賠償和他所需的醫療照顧。

當局給的回應是讓他再關上十年的牢。

中國的異議人士在這週聽到李旺陽的消息大為震驚,六十二歲的他今年放了出來,原本應該享受他的自由和餘生。然根據湖南公安的說法,他在星期三早上在他獲釋後一直居住的醫院裡自縊身亡。他們說他串起繃帶繞過他的脖子,並綁在床邊窗戶的鐵窗上。

親友質疑當局的說法,稱李旺陽勇於抵抗當權,絕不會放棄。在他去世前不久,他接受法國電台和香港電視台的訪問,誓要終結一黨專政。「為了民主,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他如斯慷慨直言。

即便他想要自殺,友人說,他也虛弱到無法自行安排。他們說,不僅僅是因為眼盲,他甚至連握著湯匙都有困難,走路也要人攙扶。

「就我們來看,李旺陽的死是他殺。」另一位湖南異議人士周志榮如此說道,八九民運之後遭入獄七年。「他在這二十二年間都沒有放棄,如今又怎麼可能放棄?」

如斯疑慮讓中國異議人士相當震驚,他們星期四在線上聯署要求當局調查李旺陽的死因。迄今已經收集到近四千位。

眾人的疑慮又因為網路上廣為流傳的照片更為加重,當中顯示李旺陽在窗邊自縊時雙腳著地。是誰拍這張照片的並不清楚,當中沒有拍出李旺陽的全身。另一張放上網路的照片顯示李旺陽的妹妹李旺玲正抱著他,用手結的絞索還纏在他的脖子上。

異議人士也質疑當局為何不讓李旺陽的家屬檢查拍攝他的遺體,反而被公安迅速帶走。

雖然沒有顯著的證據證實政府的骯髒舉措,但政府的快速舉措使李旺陽死因的質疑遭到遏制。政府在微博上封鎖他的名字,逼迫使用者用其他方式討論他的死因。一句新發明的巧妙詞彙「被自殺」成為替用搜尋,到星期六為止已經提及轉發了二十萬次以上。

李旺陽的一些朋友說,他們遭到警方監視,並要求不得告訴新聞媒體。上星期五,李旺陽妹妹夫妻二人的手機關機,但根據香港的人權民主資訊中心稱,他們要求驗屍,並要有律師在場,而且希望是李旺陽逝世當地邵陽市以外地區的人來進行。

經過電話聯繫,邵陽公安局一位公安拒絕對此事發表評論,只說李旺陽的死因仍在調查中。

李旺陽在中國外並不廣為人知。他身材高大、意志堅定,他曾在一間玻璃工廠工作,其政治態度受到1970年代後期的民主牆運動影響,當時鄧小平鼓勵人民將自己的想法貼在北京的牆上,不受約束──後來以鎮壓告終。

1989年春,在反政府抗議最是熾熱混亂的那個星期,李旺陽糾集邵陽的工人,支持佔領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在軍隊鎮壓這場示威運動後,李旺陽指控以「反革命罪行」遭到逮捕。

之後的訪談中,他承認他是個不合作的囚犯。他被單獨囚禁長達數月,並因為獄卒在他絕食時強迫灌食失去他的前排牙齒。這麼多年來,他染上心臟病與糖尿病,但當局拒絕替他治療。他們提供的治療方針是對付他的家人。他的妹妹在對外國記者談到他的困境後被送往勞改三年。

儘管他幾乎失明失聰,在2011年5月釋放的李旺陽並未喪失他的鬥志。由於無處可住,他搬進大祥區立醫院,無視中共當局告誡,和海外媒體通話。當地公安曾在六月四日前一天派人到他的房間,可能就是看守人到他房間的當天去世的,但情況仍不明朗。

張善光曾在獄中和他共渡十六年,他說李旺陽仍對政治有強烈的興趣。他說,這週稍早之前,李旺陽想要一台收音機,好知道國內的新聞,而且試圖增加他的聽力。在他逝世前最後一次訪談中,李旺陽展現他獨有的氣質。

他告訴香港有線電視,「即使砍頭我也不回頭。」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