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柏楊所寫的《中國人史綱》。

雖然厚厚的一本書只花了250元,似乎是十分划算,但歷史總是弔詭的,隨著時間的推進,許多歷史的詮釋都會產生變化。柏楊在1977年所寫完的史綱經過了二十餘年,有些歷史的解釋在今日被更為詳盡豐富的史學材料之下,已經被推翻,而且柏楊的書稿乃是在獄中寫成,在缺乏參考資料的情況下,「不可避免的會錯誤百出」(總序所言),對於史料的詳瞻與否,實不能投以過份嚴厲的批判。

不過除去客觀描寫的史實內容,柏楊還是在這本史綱中,呈現出中國近代文人對於歷史的解讀手法。柏楊繼承「五四」的傳統,對於儒家學說多所貶抑,並且以西方近代科學工業與政治變化來當作觀鑒中國歷史的標準,雖然解讀方式或許頗為不同,但仍僅止於「五四」時的視野而已。雖然名為「中國人史綱」,但囿於有限的資料及有限的治史觀,我其實看不太到太多的創新。也許出版的契機已過,面對當今日新月異的史學觀點與發現史料,如今出版,只能作為一種紀錄,而不能當作指標。

由於還在閱讀,僅是念到目前的一些感想,也許有未盡完全、顧此失彼之處,待讀完再來好好的寫感想。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