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發生一件事情,讓我真真覺得,我打定離職的決心,並不是無的放矢。

我要先自我檢討,一切總要先反求諸己。我確實是不好的員工,我不夠認真,也不夠投入。我渴望有自己的生活,不希望被太多時間所佔據。我的人生一向投閒置散,難以享受被工作逼著走的感覺。這讓我清楚理解到,我真的能投入的,確實只有我的學術專業。

又比如說,我很少發問。一則台灣人在求學的過程中很少受到鼓勵發問,二則我的家庭也沒有讓我成為一個好發問的人,三則我所受的高等教育訓練,基本上是在培養我自己找問題,自己解決。因為學術上的問題,通常沒有人能給答案,唯一的方式,就是自己去摸索出一個答案。

而這,就成為我工作的罩門。

很感謝我的同事還有人沒有放棄我。但確實已經有人被我激怒。而如果我沒有觀察錯誤,我已經看到這個裂痕開始從底層浮到表面。

這個工作本來就是個奇怪的工作。這個案子是個詭異的案子,中國有個印刷廠「印而優則賣」,想要搞起賣書的行當。這本無可厚非,反正「有關係就沒關係」,但老闆拿了上面人的錢,假惺惺地說要弄個art center,還說要有個藝術圖書館。但所謂的藝術圖書館,實際上是面高四層樓、寬二十米的書牆,壯觀固然壯觀,卻無非就是個擺設。而實際上,真正作用的是一間書店,或者說是一間以書店為妝點的會員制高級俱樂部。

我一時不察,或是一時迷惑,進來了這裡,卻愈來愈覺得自己不適合這裡。他們原先希望有學術深度,但到目前為止,我的學術深度毫無用處。而其他所謂無傷大雅的部分,卻成為最吃重的部分。好吧,我本來也不以為忤,就當成是在磨練自己工作的能力。但如今我以一個大菜鳥,卻要扛下吃重的工作,還要表現出極高的專業度,我真是吃不消。所以我一度非常懷疑自己,覺得自己根本不適任這個工作。但我現在抱持另一種想法:你選擇我,我搞砸了,你開除我,皆大歡喜。反正無論如何,事情一定是往這種方向走去。

而且我們公司非常詭異。這公司大部分成員都有誠品背景,但他派到中國常駐的兩個人卻是跟誠品毫無瓜葛的「外人」,這種模式宛如刻意要在公司當中造成裂痕。果不其然,另一位同事開始與公司其他人不同調,只是以前還不過是私底下講講,如今卻有檯面上的衝突。台灣書店出身的人與香港代理商出身的人在某些觀點上南轅北轍,而當面臨歧異時,台灣書店出身的人永遠以「他們有自己的做法」、「不能用這種方式」、「他們有自己的一套」之類模糊的說法搪塞,永遠講不清楚也說不明白。但事情迫在眉睫,不可能因為種種「不一樣」就擱在一邊,再怎麼樣都要開始處理了,這是香港代理商出身的人務實的行徑。

弔詭的是,明明是同一間公司,但這樣的歧異,卻是因為對公司立場不同而造成。我本來對此頗為困擾,但在這幾天夢魘般的日子後,我開始不在乎了。我素來是很在乎的人,要我從原本的在乎變成不在乎,其實很難。但這幾天我開始學著不在乎,不要再去在意,雖然仍是艱辛的歷程,至少好過惶惶不可終日。然後,我想了想,決定還是選邊站。根據星座運勢,我當然要選擇我的「貴人星座」。

悲夫,我本應該要認真理解一下我的工作,但我居然三更半夜打些無關痛癢的文字,足見對我而言,我有著難以移除的「劣根性」。但還是要感謝上蒼,我竟還有能力打出這些字。昨天此時,我一個字都打不出來。感謝上帝。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