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記事

我如今覺得,我應該是同事眼中的小白,不論是白癡、白目,或白爛,大概都很適合。最近的狀態已經很接近我在當兵的心情,當兵是一種人身自由受限的狀態,但在這裡,我感受到的是無形的壓迫感。我想到我在新訓與下部隊間的一段尷尬時期,所面對那些咄咄逼人的長官,而最終,我是以昏倒收場。

但,既然要當小白,就應該要培養小白應該有的能耐:不要臉。所以我帶著本「厚黑學」,實則我更應要帶「新厚黑學」,惜哉此書家中雖有,但不知去向。我的臉皮薄太久了,要養厚有點累,更不要說不要臉皮。當然,這可能只是我的想像,或許在別人眼中,我是個臉皮太厚的小白,不,也許是大白。

身為小白,對於迎面而來的批評,至少要有不驚不懼的氣概,但一般而言,往往是要有具備相當的反擊能力。理不見得要直,但氣要壯,而且要滔滔不絕,要歪理自圓。就這點論,我實在差得太遠,需要好好加強。這種加強也無人能指引,只能自己參悟。《厚黑學》雖長銷不墜,如今中國也屢有翻印,宛如顯學,但終究只能稍識大意,要在落實處,還得看自己能耐。可見我要論才智,還差很遠,只能處理些餖飣之學而已。

又我不過才看《厚黑學》幾頁,下筆又不自覺學舌起來,這也是我的短處,比起心胸氣量,不遑多讓。總之一個人自我逼迫至此,而又自怨自艾,直可謂瘋子了。瘋子瘋言,也是合情理的。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