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病急亂投醫,居然看起星座運勢。我本是極容易受影響之人,故此類運勢一類,我絕不看,乃是刻意避擾。但最近心情沉悶,幾近凋萎,萬想無計,只好去看這運勢一類。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脆弱了,容或如此,我大概也改不了了。這兩天想跟著流行,看「半澤直樹」,才看了第一集的一半,便受不了關掉了。我的心情非常不適合看這種只會讓我更加鬱悶的戲劇,還是回去看夏洛克辦案。

這幾日我已打定決心,心中抱持隨時離職的準備在工作。我已經有定見,這個工作,於我實在不合。也許我還是能做,但這並非我心中真正宿願。但多虧這工作,我才真的發現我確實有心中想要做的事情,並不是那麼隨波逐流。我以為我有適應性,只不過是因為我碰到的世界實在太小。從此之後,我會更甘願點,乖乖待在自己可以應付的範圍當中即是。對一個魔羯座的人而言,這不免有點太不進取,但看清自己,總比看不清要來的好,這是我目前的想法。

也因為如此,厚黑學於我,實有點太過進取,無論是為公或為私,我似乎都無法做到這樣的程度。當然,以李宗吾所言,固不以此立功傳名,至少也能趨吉避凶。則趨吉避凶,大概是我最起碼要學到的。甚難甚難。

像我這種書讀頭,有時感懷,往往會想到古人詩詞。剛剛查了一下農曆,恰巧明天就是重陽,這幾日總會想到「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一詩: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寥寥數句,竟惹我眼酸。之前在台灣,和老同學見面後,也想到一詩,雖然情境不合,但別離之情彷彿: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傷別之情,於我僅見。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