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香港學潮開始,這場運動一直有人唱衰。即便雨傘革命迄今已經逾月,已經創下前無來者的記錄,還是不乏唱衰者。這些人,幾乎都是中國人,或與中國官方互相唱和之人。

而最令我詫異的,就算是所謂的中國異議人士,也對香港的雨傘革命潑冷水。這使我非常懷疑,他們不過是葉公好龍,血淋淋、活生生的民主運動在你眼前,卻戒慎恐懼、逃之夭夭。可見中國人並不了解民主的過程,也不懂自由的可貴。這些甘於作繭自縛的人,我實在認為,香港人不需要去接受他們任何的「建言」,那就跟聽藍絲帶的言論,基本上是一回事。

雨傘運動即將失敗的幾種原因」就是這種文章。他也許不是反串文,但顯然他的見識使他停留在很低的層次。這就說明網路屏蔽對中國人所產生的影響,中國人以為自己翻牆就可以享受到自由的網路環境,但他們的眼界仍然受限,他們被訓練到只會用自己被屏蔽的思維去看待所有事情。腦子屏蔽了,網路再自由也無用。

第一,他以為雨傘革命的膠著是失敗的先兆。其實所有的運動時間長到一個程度都會陷入膠著,這些人畢竟只是一群鬆散的群體,不是嚴密的政黨組織。群眾當然有質疑、有分歧、有挫折、有沮喪,但這並不妨礙既定事實:他們成功將訴求告訴世界,並要求當政者退讓。我覺得壓力不在街上運動的民眾,而是香港當局與北京。他們固然用盡辦法醜化這群人,將他們冠上搗亂香港的禍首,但只要接觸自由國家的新聞就可以知道,一切混亂的根源,都是香港的梁氏政權,以及背後操控他們的北京政權。為什麼中共治下的人不去質疑中共的險惡用心,反而直接給一個絕望的結論,然後成為中共當局的幫兇,替他們責難起雨傘革命?是非錯謬,莫此為甚。

第二,中國人(或心態上與中國同聲一氣者)總不可免以政黨的組織思維來看待這場運動。他居然提出要「協商共籌機制」,要有「戰鬥策略」,這完全陷入獨裁式的領導窠臼。他覺得現在佔領者只是一時意氣之爭,甚且虛構出一個段子。但現在鬧得沸沸揚揚的「掛布條」活動,不就很清楚他們的目標嗎?實則雨傘革命並沒有中國人想像的那樣鬆散,不要忘記,這些人都有許多網路平台,可以即時分享資訊,他們不需要過氣的「意見收集機制」,因為臉書、推特等社群網站已經在做這樣的事情。就算當中出現一些不正確的資訊(比如警察剛開始鎮壓的時候,許多傳言說駐港解放軍會加入鎮壓、還會派坦克車出來云云),也可以得到迅速的澄清。中國人沒有這種環境,他們在這方面仍停留在前網路時代,因為他們活在一個扭曲的社會當中。

第三,他不斷以中國人有限的認知,將香港的抗議群眾當成過於天真而膚淺的一群人。但我反而認為,像中國人這樣習於中共的威嚇,甘願屈受在共產黨的淫威,甚至把這種奴性當成生存的智慧,以為自己只要犧牲一些做人的尊嚴,就會換取共產黨的回報,這才是真正的天真。文中說這些人「缺乏勇氣,流於『行為藝術』」,卻要他們「週期化」,搞個「宣傳日」、「遊行日」,把不可控的運動變成可控制、可縮限的「規制」,這種方式豈非更成為「行為藝術」一般的失敗狀態?以為殘喘苟延,就可以一日使大家醒覺,我想請問,從1989年到現在,六四晚會都辦了二十幾年了,中共醒覺了沒?這種自願奴化的方針,果然是中共治下的人才會想出來的舉措。

我相信這就是專制與民主的區別,這世界總不乏愚昧的人,但只有專制政權,才會把愚昧提煉成精華,到處蠱惑,就像四處流竄的台灣黑心油一樣,吃到最後,還會誤以為「只要黑心的少一點,就是有良心了」。這些言論,剛好坐實香港人站出來的必要。今天不過是區區的參選權,香港人就得「創記錄」,不要忘了他們甚且沒有要求罷免或直接立法的權利。爭取民主,從來不是請客吃飯。

文章標籤

雨傘革命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