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香港網誌在尖沙咀舉辦的海洋音樂祭之後,發表了篇感言。他對台灣的原住民歌手非常驚艷,說這是台灣的「自信心」,繼而猜測中共是否有派人監看。他認為「如果我是老共特工,我會好害怕…那些整天說著“來生不做中國人”的,你們到過台灣沒有?看到台灣對中華文化的示範沒有?」末了以「中華民國萬歲」結尾。

近幾年,有港人感中國箝制日深,特首直選遙遙無期,希望能將香港的政治局勢轉被動為主動,並隱隱開始建立「香港主體論述」,強調香港特殊的歷史地位與長年受宗主英國影響的西方傳統。這一類訴求主要是反共,並否認中共治下的中國地位正當性,透過文化和語言來作「華夷之別」,北方的統治集團為蘇化的夷狄,香港則是華夏孑留。

如今,還多了一些人拿台灣為例,說明「中國人也是可以過民主自由的日子」。以前香港人很瞧不起台灣政府,認為台灣政治混亂,政客短視,民粹造成人民對立。但隨著中共拖延特首普選,不斷更改選舉法規好培養親共勢力,甚至開始威脅一般民眾的生計時,香港人反而開始欣賞起「混亂的台灣」,甚至端出中華民國的法統,藉台灣喚起舊時民國的情感。

有趣的是,經過陳水扁八年的「教化」,台灣人愈來愈不愛提中華民國,處處「去中國化」,其中一個最顯著的現象,就是台灣的原住民文化開始成為台灣的象徵,成為台灣有別於「中國」的憑依。縱然台獨基本教義派講著閩南方言,過著中國傳統節慶,拜媽祖關公保生大帝,但在檯面上,必然處處以原住民文化為重心,音樂尤其如此,畢竟這素來是台灣原住民的強項,從官方到民間,都樂於大肆發揚。

所以,海洋音樂祭的台灣樂團,與其說是「有自信的中國人」,不如說是「去中國化的台灣人」,脫掉沉重中華道統的台灣人,終於可以做自己的台灣人,不用去爭辯誰是中國的台灣人。當然,文章稱這是台灣人的自信心,不見得跟「中國」掛勾,可能不過是單純的喜歡。但那個喜歡,多了點依附在台灣這座島嶼上的「中華民國」想像。

如果中共派人來觀察,他們大概會不屑一顧。要少數民族的「多元性」還不簡單,中國號稱有五十幾個民族,一族出一個樂團,搞個七天的「音樂祭」也沒有問題,而且保證個個是大腕,一定有個「國家一級」的頭銜,務必能「很好的發揚中華文化的光輝」云云,絕不會有什麼地下樂團還是鄉下阿嬸之類的人出現,這才叫「泱泱我中華」。

這或許是香港人的盲點。香港畢竟還是深具濃厚中華道統的地方,他們欣賞台灣也好,批評台灣也罷,卻一直沒有觀察到台灣人已經很自覺的脫離「中國」的範疇,退到「華人」的領域,也就是把台灣等同於新加坡、馬來西亞,乃至於各地華埠之類的地位。但香港人在討論台灣時,仍將台灣視同某種程度上的「中國」,無論是「中國的一部分」,或是中華民國的「中國」,其實都與今日台灣的自我認知有所落差。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在看一個統派部落格的文章時,竟看到「在台灣的中國人」的寫法,顯然連統派都有人不再把台灣視作「中國」了。香港人或許也要學著把台灣畫離「中國」概念,才能更客觀的看待這個「中華文化的另一條路」。

    文章標籤

    香港 台灣 海洋音樂祭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