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9

今天的行程是唐墓的重頭戲:昭陵和乾陵,以及乾陵的兩個陪葬墓,永泰公主墓和章懷太子墓。

昭陵是唐太宗的陵寢,是首座「依山為陵」的皇陵,最初入葬的是長孫皇后。昭陵的陪葬墓很多,連文臣、武臣、皇子、皇女,大概一百五十餘座,今天這些陪葬墓的四周都變成農田,只剩下一個個土丘。昭陵亦有數次被盜,雖然中共沒有開挖,但可想而知,裡面的貴重陪葬品大概所剩不多。

我們在「昭陵博物館」,也就是徐懋功墓,看從昭陵陪葬墓蒐集而來的墓誌銘及一些文物,還有墓室壁畫的複製品。這些墓誌銘不乏大家耳熟能詳的初唐名臣,如李靖、魏徵、房玄齡、杜如晦等人,即便不懂欣賞書法,也能憑此追思初唐開國的新興氣象。

看未幾,外頭開始下雨,原本看雨勢會不會稍歇再出去,沒想到這雨下得沒完沒了,只好冒雨出去,淋的頗為狼狽,其他展示間的東西來不及細看,照相也照不好,有點可惜。這幾天關中平原都在下雨,雨勢不小,和一般想像的大陸型氣候差距頗大。還好到了下午天氣就轉晴了。

昭陵博物館還有可看之處,昭陵本身就沒有了。我們到了昭陵,極為失望,去的時候剛好碰到他們正在施工,神道上在鋪地板,入門口處有新建的牌樓,以及一個用花崗岩雕成的唐太宗像與華表。沿神道排列兩側的石雕像,連同昭陵著名的「昭陵六駿」,全都已經搬到博物館裡,現場一尊都沒有,以後修建好,可能也只是放複製品。昭陵再過不久就會變成一個純粹的觀光景點,看不到古物、看不到歷史。連四周美麗的自然風景,都彷彿被玷污似的,團員幾乎不太多留,連連大呼受騙。饒是如此,他們還很理直氣壯的收取我們十五元入場券,我們就這樣白白花十五元看他們鋪石磚。

乾陵就好一點。雖然乾陵也充斥著中共「整修」的斧鑿痕跡,但至少乾陵的石像碑刻都完整的保留起來,還能看到唐代的遺物。我們先去永泰公主墓,也就是「乾陵博物館」,他們開放永泰公主墓的地宮,讓旅客可以稍微了解唐代上層階級的墓室配置,以及唐代人的死生觀,週邊還增建許多展覽室,與昭陵博物館的功能相同。到了參觀章懷太子墓的時候,雖然一樣開放地宮,但是少了「乾陵博物館」的頭銜,不僅參觀的人數驟減,連為了招徠遊客而蓋的仿唐建築也沒有,非常簡陋。我喜歡章懷太子墓的狀態,少了人潮和商業活動,一切回歸到墓室本身。

回去和室友聊,才知道多數時候在墓室所看到粗劣的仿唐建築,泰半都是當地旅遊局所蓋出來的設施,就連我們的門票收益,也都全部收歸當地政府。難怪他們不在意景點變成什麼樣子,因為那些收入不是歸他們,通通歸國家。大陸重要的景點太多了,多到只能「去菁存菁」,旅遊局通常為了規劃方便,只要性質重複的,就選擇比較順路的一個來宣傳,其他就擺著養蚊子,永泰公主墓和章懷太子墓就是鮮明的例子。這樣做其實也沒有錯,對什麼都不懂的旅客,實在沒有必要去看兩次「看起來差不多」的景點,就連我們團,充斥著相關專業的教授與研究生的旅行團,還有人會提出「我們為什麼要看章懷太子,不是跟永泰公主一樣嗎」的疑問,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擺著放蚊子也沒什麼不好,不僅少了市儈氣,也避免過多旅客造成的破壞,各有利弊。

之後我們就去乾陵。乾陵是唐高宗和武則天的合葬墓,氣勢極大。我們參觀的時候僅走墓道,就已經大到咋舌,後來發現墓道前還有兩百多階的石梯,以前還得從石梯走上來,更加驚駭。那種規模和尺度,充分表現出唐代作為一個超級強國的風範。當然如此規模自然要耗費諸多人力物力,此陵花了十餘萬人,用廿八年才建成。

離開乾陵,由於明天要去的地方有點遠,我們便至彬縣(邠縣)過夜。彬縣是個小地方,很少人會特地跑去參觀,不過看起來他們似乎也很想發展觀光業,容後再敘。我們到的時候,一路上掛滿紅色布條,到旅館才知道有一群「領導」要來視察,據說有五百人。當地地陪私底下跟帶團的老師說,這群人就算把它們全都殺掉,中國也不會受到任何影響,換言之,都是些尸位素餐,搜刮民脂民膏之輩。所謂貪官污吏,實在是兩岸人民都無法避免的劫難。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