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28

7/27

早上去位在藍田的水陸庵,而藍田,就是「藍田美玉」的藍田。此庵位在滿是玉米田的鄉間,因為昨日下雨,一早空氣特別新鮮。

水陸庵的後殿有整屋子的明代泥塑,東西兩面分別塑滿羅漢像,下有兩排站立的天王群,每尊型態各異,密密堆疊,非常精彩。屋內三尊佛像也非常繁複,背光塑滿牡丹、山脈、祥雲、小菩薩等。但極可惜的是,電內無燈光,裡頭幾乎不可見,只能仰賴微弱的手電筒亮度,而且他們要求不准拍照,非常凶狠,我們只能偷偷摸摸拍幾張不清不楚的漆黑圖片。但幸運的是,後來文物負責人,拿出跟美國團隊合作拍攝的清晰圖片,團內老師喜出望外,一個勁的對圖片猛照。據水陸庵的導覽人員說,除了明代的泥塑外,還存有早自五代的作品。是否為五代,現場看的狀況實在很難肯定,只能確定某些菩薩像風格明顯與三尊主佛不一樣。

臨要走時有一段小插曲。此行團員中有兩位比丘尼,在水陸庵外面休息時碰到一位老嫗。他們趨前跟老嫗攀談,還送了一張印有心經的鍍金卡片,那位老嫗相當激動,不停說著陝西話,說是要把這卡片給供養起來,還嚷著說要回去燉湯給師父喝,非常可愛。

下午到西安碑林和陝西歷史博物館。碑林即是西安的孔廟,但廟似乎都已經全部改成展示廳。展示石碑之處是合院型式的建築,應當有四進,看起來不像是傳統大成殿的格局,也不像是陪殿。總之,文廟的佔地雖然廣大,但大家的焦點已經全然放在石碑之上,碑林之名早已勝過文廟甚多,原是主角的孔廟,已經變成微不足道的小配角。

陝西歷史博物館是西安最重要的博物館,最重要的典藏即是陝西省出土唐代墓室的壁畫,這些壁畫是我們此行其中一個主要的目的,本來聽說為了壁畫所設計的特殊展覽廳已經建成,想此行去看一下。展覽廳是已經建成了,可是壁畫卻仍收在舊庫房裡沒有搬過去。萬不得已,我們還是每人付了一百五十元人民幣的費用,看了大概七張的壁畫。壁畫被他們揭下來後,割成一張一張掛在活動的隔板上,有些還有厚重的絨布遮起來。雖然他們開了空調來維持空間的氣溫與溼度,這樣的保存狀態,還是頗為糟糕。而正館的展覽,又剛好碰到整修,常設展都挪到特展區。陝歷博的展品確為精品,即便場地簡陋,不減其自身的重要性,但所有展品,不消說,幾乎都是地底出土,沒有傳世物。

初次見到真品,心中激動之情不能言語,但又隔著玻璃,總覺得還是膈膜,只好不停地拍照,也不管其實許多圖錄遠比我的傻瓜相機還來得清晰得多。我自己猜想,他們選在這時開始整修,恐怕是想配合北京奧運一起招徠更多的旅客,替西安賺進更多的旅遊收益。明年此時,陝歷博大概又是一番新氣象。

7/28

早上原先要去定陵及章陵。此二陵是唐中宗和唐文宗的陵寢,幾乎湮滅,非常難以找尋。我們先驅車至富平縣境,又花了一個多小時才找到往定陵的路。早上下雨,往定陵的路上皆是爛泥,一行人步履維艱,踩著險些會滑倒的黃泥路,好容易才看到當地政府所立的石碑,四周除了農田,皆是半人高的草原,只有一隻石獅孤單立於當中。此時天空又下起雨來,情景頗為悽愴。為顧慮安全,大家只好放棄繼續往草堆中前進。回去的時候走的是水泥鋪設的拖拉機道路,雖然稍微繞一點,但總好過走泥濘路。如此折騰一上午,去章陵的既定行程亦行告吹。

這種行程對我而言還頗為有趣。雖然雨天走泥巴路,兩條腿都沾滿黃泥,辛苦半天只看到一隻石獅,但沿途都是典型的農村景色,和城市的風光毫不相同。富平據說稱是陝西比較富裕的縣,除了種小麥玉米以外,他們因氣候之利,還能種果樹與花椒,收入比較好。當地的農家用通常泥磚搭蓋,門額上通常會有瓷磚製的門額,寫著諸如「家和萬事興」的吉祥話,門兩邊貼著極大的春聯,門前常種著槐樹和盛開的大株玫瑰花,只有兩塊石頭即可「方便」的糞坑,諸如此類。他們看我們好奇,我瞅著四周也新奇得很。

下午到耀州窯博物館,也是一般觀光客少到之處。耀州窯是北宋著名的窯系,其特色在於橄欖綠的釉色和美麗的陰刻花紋。是日雖是週末,但很明顯只有我們這一團去參觀,售票處三點多就關門休息,連導覽人員也放假。館內瓷器不乏有可看之處,可惜乏於管理,玻璃櫃上灰塵滿布,好幾個瓷器從展示櫃上拿走,只剩個印子在那兒,處處有衰頹的氣息。

晚上吃完晚飯回到旅館,即與同團的團員六人去鼓樓逛街。詎料從出門打的開始,西安人就給我一個極差的印象。我們在解放路和東七路口處搭車,司機問我們要去哪裡,一陣虛應故事後,我們才發現他沒有按錶。他隨口說出「十元」,我們都認為他一定是漫天喊價,其中一個團員遂跟他爭論,要他做生意老實點,他被念得惱羞成怒,氣呼呼地把我們載回原地,「互不相欠」。下一輛計程車也是一上車就喊價「十元」,我們沒好氣的說「你怎麼不跳錶呢」,他又隨即裝傻說「我說了什麼?我沒有跳錶嗎?」打混過去。其實載到鼓樓也不過八元九元,也許我身為台灣人的偏狹觀念太重了,我怎麼都看不出來為了一兩元錯失一樁生意有什麼好處,還賠上兩邊的心情,讓我在這裡宣傳西安人愛搞心機,他們粗魯貪這點小便宜,究竟貪到什麼?

鼓樓大概是西安最繁華的地方了,四周圍著酒樓、百貨公司,還有連綿的古玩賣店小吃酸梅湯清真涮羊肉。我們在鼓門的後邊(?)逛小店,一路上都在賣倒流壺、龍首杯、兵馬俑、剪紙、虎枕之類。我們買了好些東西,殺了很久的價,每個人大包小包,活像是去那裡批貨似的。我很不喜歡殺價,我總覺得殺價很浪費時間,大家唇槍舌劍,只是為了把商家漫天叫價拉到比較正常一點的價格。一口價,銀貨兩訖豈不是很好?在大陸殺價尤其累人,因為我們很難知道究竟他們賣的東西成本多少,總讓我們有著「應該可以殺到更低」的想法,即便買的東西在台灣物價已經是不得了的便宜,心裡卻總是心有不甘。這種購物對我而言極為痛苦,只因為這是旅行,淺嘗即可。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