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大陸行,就去了西安洛陽鄭州,感想很多,卻有無從下筆的困擾。我在大陸每天都寫日記,不過也只能記述旅程的一小部份,還加上很多無關旅程的意見。我總怕寫成流水帳,也怕不小心流入偏狹的好惡。但能力有限,筆有不逮,給一二賞光的人看個笑話。

7/25

來大陸頭一日,基本上都在轉機上奔波,至十一點許才到下榻的西安旅館,大半時間都在廣東。

就氣候論,廣東和台灣的差異不大,連植物都差不多。珠海蓮花路上一排青蔥的綠樹,仔細一看竟是茄冬,綠籬也是朱槿一類,只是在高速路兩旁特好種桉樹,不知為何。當然,人造環境多有區別,此是另話。

中午在澳門吃完午飯,得過灣仔關口,到廣州白雲機場搭到西安的班機,中間需時近六小時,頗為不便。但這倒讓我多一個機會去搭乘大陸國內的班機,我也是第一次搭晚上的班機,都是新體驗。

廣州白雲機場據稱是全亞洲最大的機場,一共有七期工程,現只完成兩期。我對白雲機場無甚特別好惡,只是偌大機場大廳,來往人數相較並不很多。反而中正機場第二航廈一早擠滿要出國的遊客,並不寬敞的大廳塞滿人,彷彿台灣才人口眾多似的。機場跨度很大,細緻程度或不如關西機場,不過空間感營造得很好。

飛到西安已經晚上九點,吃過飯再從咸陽到西安市區,己然十一點許,怎麼樣都已經不是適合去逛街的時間,只好儘快梳洗就寢。

7/26

西安早晨下了場雨,整日都陰陰暗暗,晚上回到西安市區時還下了帶狂風的暴雨,彷彿上帝不肯讓我離開台灣似的,連氣候也要相仿。不過,我腦子裡剛剛閃過長江流域暴雨成災的新聞。

今天排的行程都是「標準景點」,包括兵馬俑博物館、華清池、大雁塔。兵馬俑博物館據說已經不同之前,現在從買票口到真正的入門口得走十幾分鐘,經過一片綠地,據說是聯合國派人考察後對博物館的要求。以前停車場距離博物館不過一二分鐘腳程,被認為恐怕會對文物有不好的影響。

兵馬俑我無須贅述,在搜尋引擎打個關鍵字,跑出來的資料一定不可勝數,台北也在展兵馬俑,還是罕見的兵馬俑(聽說從未在兵馬俑博物館展出過)。但能看到挖掘的現場,還是很高興的。總是百聞不如一見。

中餐吃中飯中有道「褲帶麵」,麵條大概有五公分寬,又很長,他們稱之為「特色小吃」。麵本身還不難吃,但吃到一半的時候,餐廳的人開始賣起畫來。我雖然早就知道這是大陸旅遊時必然會有的情形,但還是很倒胃口,不是賣畫這事,而是他們賣的畫都俗氣到會傷害眼睛,我只好一直埋頭吃菜。

隨後去了華清池和大雁塔。華清池為了一齣新的現場劇「長恨歌」,蓋了遠比為遺跡和西安事變故地所作的紀念區還要大的建築群,看樣子還會繼續擴建。大雁塔猶有過之,原來塔所在的「大慈恩寺」除了明代的建築外,塔後又增加仿唐風格的「玄奘三藏館」,大雄寶殿還拆除重建(全部拆掉重蓋,地基還灌水泥),寺前正對一條修築得很美的馬路,兩旁正在興建大批仿唐建築,大概都有四五層樓高,叫什麼「大唐不夜城」的,洋溢濃厚的銅臭味。

之前看書感慨大陸對古蹟保存不力,幾個有數的大城都在大規模破壞原本的城市格局,只是除了發展經濟或炒作地皮這些原因外,比如西安,也許還摻雜其他深層的因素。對自詡「文化古國」的中國人而言,大概只有宋以前的東西才算得上「古」,元明清三代實在算不得什麼。所以他們拆除明清建築毫不手軟,那不過就是個落後骯髒不文明的象徵,和古建沒有關聯。在台灣,明代建築早就是一級古蹟,但在西安,特別是在有唐代建築遺存的古都,明代建築就彷彿是笑話一般的存在,拆掉重蓋對決策者而言,不會有任何痛失「古建」的痛苦,一如台灣拆掉眷村那樣。

對想恢復「大唐盛世」的西安政府,除了明代的城牆,牆內貨真價實的明清建築,其魅力或許比不上現代重作的仿唐建築,以及高聳的飯店寫字樓。北京重修紫禁城,也一例整建得「煥然一新」,想重現初落成的堂皇氣派,卻抹掉數百年積累的歷史痕跡。修整古蹟也許理論各有不同,但把真的老屋子拆掉,想以新的建築物來重現古都的光輝,這個邏輯我是怎麼都無法參透的。

同行團員的紀錄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