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稻埕」被罵得一塌糊塗,我覺得很好。台灣從不缺爛電影,即使是最谷底的時候,台灣也有活像把輔導金丟進水裡的爛片,只是當時沒人去看,沒什麼人知道。如今國片回春,電影公司知道要砸宣傳費用吸引客流,「爛電影」的成分也從喃喃囈語轉換成插科打諢的低級笑料,買票看電影的人多了,罵聲也多了,對我來說,其實是可喜的轉變。

如果把時間拉長,台灣電影的發展一直沒有優異的表現。以前的台語片本來就是粗製濫造居多,像「王哥柳哥遊台灣」都已經算是上乘之作,也是抄襲勞萊哈台。而國語片的全盛時期,就是千篇一律的瓊瑤劇,被稱為「三廳電影」。反而如今國際上肯定台灣電影最精采的時期,是台灣人全然不看台灣電影的幽暗谷底,九十年代的台灣電影是歐洲電影節的常客,獲獎無數,但在台灣卻乏人問津,蔡明亮的「洞」有三天下檔的紀錄。

所以,與其說台灣電影爛,不如說台灣觀眾有爛品味。石計生在臉書上寫「破億的爛片電影大稻埕」,對此片非常憤慨,但他也提到,此片一開始就重視票房市場,很怕虧本,事實上這部片子也確實有過億票房,可見電影本身再怎麼荒腔走板,還是有很多觀眾買單。

但台灣人的爛品味不僅僅是接受這種支離破碎的電影,還有一種「爛品味」我覺得更糟糕,就是「看什麼都爛」的品味。只要是最近票房不錯的台灣電影,必有人嫌棄鄙夷至極,好像台灣自「海角七號」之後就沒有好片似的。但什麼片叫好片,也沒有個所以然。我以前一位同事對「賽德克巴萊」非常之嫌惡,還上綱到導演的宗教信仰,但他所講的那些所謂不好的點,其實也正是電影極力要避免的觀感,一言蔽之,他根本就沒有看過。

我尤其不喜歡「台灣要國際化」、「台灣人眼界要高」這種批評,以前的新電影風潮的導演國際化、眼界高,但國內毫無票房,大家看電影得了金熊獎還是金棕櫚獎就先說「這部片一定很難看」,國際榮譽反而變成票房毒藥。楊德昌最後一部作品「一一」,可能是台灣電影中刻畫中產階級生活最深刻的一部,卻從未在台灣正式上映,我之所以看到這部電影,還是因為有人從香港買了DVD回來。相較之下,如今「大稻埕」縱然像是在羞辱台灣人的智商,卻還是大為賣座,到底我們的品味和眼界在哪裡,不證自明。

其實正如好萊塢也會出現很多爛片,電影回春,出現爛片,不過是回歸常態。就好像大家也覺得「暮光之城」系列電影很爛,但不妨礙廣大影迷買票捧場,男主角甚至一夕成名。「大稻埕」雖然爛,但我看到片商佔得好檔期,電影院對票房有信心,台灣電影終於開拓出本土市場,我們才能夠期待更多資金投入,拍出真正好的電影。當然,我不希望劣幣驅逐良幣,盡是這種用笑料填充的電影在賣座,活像是朱延平時期重現 (但我得說,朱延平以前號稱「黑道威脅逼著拍」的電影,水準反比現在要好)。若真的想看好片,請多多呼籲,並真的走進電影院支持,才有立場說是道非。

其他文章:
張飛打岳飛?談電影《大稻埕》考據問題引發的歷史爭議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