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伊始,手中有一二閑錢,便至誠品逛逛,看看有沒有什麼書可買。雖然我被誠品拋棄過,但賴著一個數年的會員,每年生日,誠品總遣我兩張八五折的折扣券。折扣券倒無甚,實在張數又少,折扣亦小,書店裡又盡是「一本七九折、三本七五折」的特價新書,更覺手中這張折扣像在羞辱人,羞辱我們這些拿著誠品會員的人何等賤格,巴著造作的「文化氣質」不放。所以近一年來,我的買書通路已經從實體書店轉到網路書店,倒非貪圖便宜,而是最近好買大陸書,可人在「文化沙漠城」台中,繁華市區中找一間簡體字書店而不可得,只好轉求網路。雖然等貨曠日廢時,但我之前為國家奴役,久久才得到短暫的自由,等書倒也覺得無所謂。而後又有二手書店開在誠品附近,裝潢相近,但書籍卻繽紛得多,平添淘書樂趣,到誠品的次數,又更少了。

但看著七九折的新書,想著既然要買,先看七九折貨色,就挑了兩本。其中一本,是我衝動購買(Impulse buying)的成果,李敖的《大江大海騙了你》,明擺著直衝龍應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而來。我之前也買了《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是李敖筆下的笨蛋讀者,還寫了一點讀後感,可能是受到龍應台只寫「現象」影響,我也淺淺的寫了一篇呈現「現象」的文章。可巧買此書之前,張大春也在其網誌上批評龍應台此書,以某位大陸人無來由的一句詈問為引,稱龍應台以「速食史學」混淆視聽,又拿「文學」遮掩,和李敖書中的批評完全契合。當然,李敖用整本書談,談得更多,不僅讓讀者結結實實上了一堂「一九四九官場現形記」,指責龍應台不夠用功、不夠誠實,甚至有意包庇禍首元凶。讓一九四九年如此動盪的元凶是誰?當然是蔣介石。龍應台此書對蔣介石著墨甚少,更不可能講蔣介石是一九四九年動盪中國的元凶。龍應台不直指「禍首」,而是國共各打五十大板,但「即便表面上各打五十大板,但對國民黨卻輕輕放下」(頁338)。所以李敖看不下去,一方面譏笑他史學基礎不足、資料太貧乏,一方面稱他其心可議,是國民黨打手。李敖譏諷龍應台有三階段:文學侍從保衛老K階段、文化漢奸貶低中國階段、文化丐詞翻江倒海階段(頁334-336)。而就龍應台不願提也無力提的「禍首」蔣介石,更是努力著墨,務要使看書的讀者清楚明白,「現象」之後沒有明講的「原因」,正是蔣介石一手造成。

這讓我想到我在寫《巨流河》感想底下的留言,那留言對我駁斥「外省權貴」之語非常不滿,在我文章底下大發議論,說龍應台之流「抱國民黨大腿」云云。如今看來,彼者可能有點李敖的「教化」也未可知。我猜想龍應台大概真有點沽名釣譽的心態,喜歡擦邊球,賺點「敢言」的名聲。但說他抱國民黨大腿,倒不如說他的框架離不開國民黨史觀。中國人非常可憐,只有「國民黨史觀」或「共產黨史觀」可供選擇,指著國民黨罵,大概就覺得你是「中共同路人」了(當然後來變成是「指著民進黨罵」)。龍應台之流,總覺得他們要自外於某種意識形態,卻不自覺自己其實身處在意識形態當中。又或許是因為,絕大部分台灣人分不清「中華民國」、「國民黨」、「蔣介石」之間的關連,像李敖這樣,跟著國民黨來台灣又如此高調反抗國民黨的人為數不多。龍應台佔到一點便宜,當民進黨執政八年,以前的事情都忘的七七八八,人也死的七七八八的時候,他適時以「喚醒歷史記憶」的身分要大家重拾過往,讓李敖不爽,認為他撈過界還不及格,並另指出其罪名是替蔣介石開脫。是說,我們在看的時候,又何嘗不知道罪魁是蔣介石呢?只是它已經迅速變成畫外音,無足輕重罷了,大是大非在台灣不再重要,大家要的不過是撩撥一點激情。

李敖批評蔣介石的國民黨,句句刺中要害,襯托著那些被黨國玩弄的菁英份子益加可憐,乃至於他筆下那些「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之徒,也有一點悲悽之色。畢竟諸此亂象,都是蔣介石撥弄的時勢所致。李敖縱不改在文中插科打諢的本色,但背後的情緒,毋寧還是很沉痛的。也當然,全書他不批評共產黨,只輕輕說「『陽痿美國』一書,中國大陸朝中有人視『陽痿』兩字不雅,影響了出書」(頁11),讓中共實行至今的審查制度,看起來輕巧無害,一貫李敖作風。我覺得很有趣,李敖這麼偏袒中共,在政治意識上又如此大中國,說起來是很合中南海脾胃的,可是中共卻又處處忌憚,近幾次李敖回鄉,雖然不敢怠慢,又動輒得咎,全給消音去了。中共沒看到台灣現成的例子,要解除這種人武裝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他暢所欲言,久了民眾就麻痺,熱症就過了。就好像我不寫這文,我的社交圈子裡恐怕還沒人知道李敖又出新書了。當百家都爭鳴,即使是鋒頭最健的人,也不過剩些嘈嘈之音而已。

回過頭來,我看了李敖近來兩本書,也漸漸看出李敖史觀一些侷限,他是舊式的精英史觀,以政治作為來決定高度的史觀。雖然考證詳瞻,我也隱隱認為他的史料也是挑合他意的講。而且他又好用不傳的日記資料,說好聽一點叫「第一手資料」,其實是一人之言。以蔣介石的行徑,加諸在他身上的罪名實在是增一條無損,減一條無益,多鞭幾下,著了道的人也不會幡然醒悟。而且李敖批判國民黨的「文學侍從之臣」相當爽利,碰到對岸「八十後」的韓寒,就有點使不上力──人家可是從毛勢力裡脫化出來的人,李敖不碰的那一塊,批評他就顯得有些怪。我買的另一本七九折,就是韓寒在台灣出版的《青春》。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