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買了《獨唱團》第一輯,一直沒看完。我想我只是為了趕流行而買,對於裡面的內容不太在乎。所以看完第一篇和第二篇文章,就沒有再認真的逐篇讀下去。我想我缺乏興致的主因是字太小的關係。這本書字太小、排得太密,台灣的報紙排版都比它鬆,看得我眼睛發痠。

韓寒在網路發文,《獨唱團》過不了審查,不會有第二輯了。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毫不意外,反而還無形抬高韓寒的知名度及高度,彷若反向操作的造神運動。中共大概不會設想到這點,他們愈禁,韓寒的聲勢愈高,愈能夠引來支持。

韓寒可能是許多中國人理想的投射,他既是世俗的偶像,亦是精神的英雄。在官方數據和民眾感受落差日益擴大的時候,他像是改革開放後的「中國夢」,卻又「降紆尊貴」去質疑中共努力粉飾的外在,揭露難堪的另一面。這世上好看的人那麼多,好看又會寫一點東西的人也絕不只他一個。他身兼賽車手的身分,在某些地方可能還會遭到質疑。所以,如果韓寒有任何足以稱道之處,應該都是中共成全的。

在台灣講韓寒挺沒力。一來韓寒的「豐功偉業」,雖讓他紅遍中國,延燒至香港,台灣人仍是不太知曉。再者韓寒對抗的那股強大的力量,在台灣人的認知,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倒非台灣真的是自由民主的樂土,但論及手段,比如最近同樣在對抗政府作為的黃哲斌,他網誌上的「業配人生」沒有一篇文章遭到他的前老闆或馬政府屏蔽,還到處演講,告訴大家政府如何用金錢把新聞變成廣告宣傳。台灣政府已經不能威逼,只能利誘,跟韓寒所面對的紅色政權不一樣。既然兩地環境不相類,共鳴自然有限。而且寒韓文筆有些粗簡,在大陸惡性洋化中文(陳雲語)環繞之下,固然顯得清新可喜,但拿到台灣來,除了北方俚句讀著新鮮外,文筆上並無甚可取之處。小說更糟,我看《獨唱團》裡他寫的〈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勉強看了兩頁,看不下去,一點也不如他的雜文。

但我仍要講,不是因為韓寒,而是因為台灣。台灣的輿論一直不肯正視大陸,以前民進黨時期是醜化,國民黨則轉成媚化,幾乎所有媒體都是新華社分社似的,只有歐美聲音比中國巨大的時候(比如劉曉波)才會追隨歐美觀點。民視和自由時報僅是意識形態反中,對中共的問題認識亦很淺薄,不像NHK那樣可以深入報導,無法制衡其他一面倒的媚中傾向。韓寒作為網路注目的焦點,其實是很好的觀察對象──不是對他本人,而是從他的擁護者當中,看到不願意被政治蒙蔽的中國人,希望擁有言論自由的中國人。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