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質文化」是美術史界很愛用的專有名詞,其實說穿了就叫「生活」。唐代有近三百年,在討論唐代時,通常會再分為「初唐、盛唐、中唐、晚唐」,除了政治變遷以外,不同的時期,唐代人的審美品味也有所不同。電影「聶隱娘」設定的時間是中唐,但一般來說,美術史在討論唐代的美術時,中晚唐通常會一起講。而我們對中晚唐的理解,又往往會連五代十國的美術一起參考。

我在前文有提過,「聶隱娘」裡的屏風不太符合考古出土實物所見,我看黃文英在書中也提到他們的屏風參考的其實是傳世繪畫,確實有「秋林群鹿」跟「丹楓呦鹿」,除此之外,恐怕還有日本的琳派美術。但這種「想像」實在大可不必,因為有很多挖出來的墳墓壁畫可以參考。

富平縣唐墓壁畫

圖片是陝西省富平縣唐墓壁畫,這是很罕見的唐代山水畫實例(我得說,博物館裡頭標上「唐」的作品,十件有九件半要質疑),雖然畫在牆壁,但看就知道是在模仿屏風。這種屏風式的壁畫非常常見,因為唐朝人在裝飾墳墓時,都將墳墓內部當成平日室內的起居空間來處理,「事死如事生」。

王處直墓前室

這是五代的王處直墓墓室的一面牆,也可以看到屏風式的壁畫,壁畫畫的是花鳥圖案。這種花鳥圖案才是唐代花鳥圖案的構圖典型:畫面中央有一叢花(或樹),左右兩邊對稱,花的正下方有一隻鳥。所以,如果花只出現半邊,或是沒有左右對稱,應該都不像是唐代花鳥畫要有的模樣。

王處直墓前室1

侯孝賢在很多場合說過,如果他能回唐代一趟,他就知道要怎麼拍了。回去唐代當然不可能,但以現在這麼豐富的唐代圖像資料,要重現一個唐代人生活的風景,是某種程度上可以做到的。文獻只是文字記載,很難想像實際的模樣,所以這時我們就要依賴從地底挖出來的東西,無論是挖出來的實物,或是挖出來的壁畫。

王處直墓起居男

這同樣是從王處直墓來的。王處直是誰?他是晚唐割據節度使的其中一人,據地河北,後來黃巢亂起,他投靠朱溫,成為後梁的地方諸侯。也就是說,雖然他逝世時已經算是五代,但他的墓室內容,也可以說是晚唐的風格。在放置他棺木的房間牆壁上,畫有這樣的壁畫,顯然是在象徵他的生活起居空間。同樣的,他的夫人的墓室也有一樣的概念。

王處直墓起居女

我們可以從畫面得知一些細節,比如鏡台應該是什麼模樣,旁邊都會放些什麼物品,還有他們的背景。男性的背景會是山水畫,而女性的背景則會是花鳥圖案。

其中可以看到畫有繁複花樣的盒子,都是用金銀所打造。這類唐代的金銀器,有很多實物出土。

金銀器

金銀器01.jpg

除此之外,也可以看到某些「生活的場景」,比如侍女捧著大瓷碗,可能要幫忙男女主人盥洗。

王處直墓侍女

這大瓷碗,也有類似的出土文物可以參考。像是從法門寺發現的一批皇家供奉的供養品,其中包括所謂的「秘色瓷」。

法門寺秘色碗

「秘色瓷」在文獻上不過是幾個字,一直以來,學者一直想了解何謂「秘色」,是因為法門寺這批文物出土,還伴隨一方石刻「清單」,我們才真的知道「秘色」到底是什麼顏色。

但壁畫中的不一定是瓷器。唐代的瓷器,很多外觀會模仿金銀器。金銀器在當時是一種風尚,只要有身分地位的人,多半會使用金銀器。這點在「聶隱娘」中有表現出來,比如張震在與謝欣穎獨處的一景中,張震用了一個奇妙的容器喝藥。這個容器,應該也是根據出土的金銀器而來。

金鐺
(金鐺)

此外,電影裡我覺得很有問題的香爐,也有相當多的實物。

薰爐

這個型制,顯然是在模仿金屬製品。在法門寺的供養品中,就有一個華麗版本的香爐。

法門寺香爐

這個香爐不僅華麗,甚至巨大的圓盤上,還有著「聶隱娘」美術中隱隱貫穿的主題:

法門寺香爐2

由於電影中一段台詞,「青鸞」成為片中一個重要的象徵。在美術中,也時常可以看到「青鸞」(鳳凰、孔雀)的符號。要說鸞鳳這樣的圖案,唐代是非常的豐富,可惜電影美術沒有使用這個典型的唐代鸞鳥造型。

金鳳凰

銀鳳凰

就連布料紋樣中都可以看到禽鳥的圖案。

童衣

也許這些素材,可以在下一部以唐代為背景的電影當成參考。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