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西亞‧埃里亞德(Mircea Eliade)應該是當代最富盛名的宗教史學者,在他過世前進行的大部頭巨作《世界宗教理念史》(Histoire des croyance et des idées religieuses)可為他最具代表的作品。遺憾的是,此系列並未完成,他即於1986年過世。

此書對我而言非常困難,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對近東、歐洲等地的先史時期幾乎沒有什麼認識,當中的專有名詞常讓我一片茫然。但另一方面,他看待宗教的方式,卻大大啟發我對於宗教的理解。在宗教起源上,他試圖找出共通點,藉此說明人類雖然發展出不同的宗教,但最初其實都是基於相同的原因。這使我有撥雲見霧之感。

之所以感觸甚深,是因為之前我曾在一處與宗教相關的地方工作,該地雖然強調宗教的普世性,並企圖以平等的狀態來介紹宗教,但我總認為有什麼地方怪怪的。及至看了此書,我才曉悟,該地一開始對宗教的定義就有問題,且他們雖然希望呈現多種宗教,卻還是將每個宗教單獨陳列,難以互相對話,也無法有新的角度與視野。

同時,此書也衝擊我對宗教的既有理解。我一直認為,宗教的源起乃是人類對未知力量的敬畏,然而,若從有限的史前人類遺跡所見,可以反映出宗教意涵的,往往集中在死亡儀式和對生命力量的崇拜。前者必然是因為在挖出史前遺骨時,所伴隨的儀式痕跡及陪葬品;而後者則是常見的女性神祇。女性往往是生育的象徵,而這樣的形象對應的是大地之神,也就是可以生長出作物供人類食用的土地,顯然這樣的崇拜乃是農耕社會發展後所出現的信仰對象。但「未知的力量」似乎不在史前人類的信仰範圍當中,不過也不能排除是因為年代過於久遠,我們無法掌握更多的訊息所致。

而且在看此書的過程中,我一直有種奇怪的感覺。我隱約覺得,之前有人認為所謂的神實際上是外星文明,似乎藉由此書更加確認。在所有的宗教神話中,總是大量充斥人類所無法達到的事情,比如不斷的死亡又再生,在幾日內就創造世界,擁有難以想像的長壽,這一方面固然可以說是觀察某些現象後加以轉化的結果,但我更覺得,這毋寧是人類無法理解外星文明而作出的詮釋。與其說是隱喻,不如說是當時的人類只能以他們理解的事物去描述他們看到的現象。當然,這種論調已然是學界所不能容許的胡言亂語,但人類之所有有異於一般動物,與其說人類擁有什麼一般動物所沒有的,不如說人類就像「2001太空漫遊」那般,接觸了某種奇妙的東西,從此開啟了不同於一般動物的發展之路。而那個鮮明的痕跡,就是宗教。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