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大國沉淪:寫給中國的備忘錄》,臺北:允晨文化,2009

這本書成書於2009年,裡面主要的文章多半是2007至2008年寫成。八年前的文章,對中國來說,似乎已經是天寶年間的往事。不過相較於中國社會轉變之劇烈,中國的政治其實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這種停滯的狀態,說明中共對中國的控制一如往常,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中共政權不會因外部因素動搖其統治,如果中共崩潰,只會從內部的權力中心開始。

也因此,中共的權力核心遠比過去要來的嚴峻。誠如劉曉波所說,自胡溫體制以來,中共正式脫離了強人統治的狀態,過去單一獨裁者掌握全局的時代已經結束,取而代之的,是選拔標準不明的寡頭政治。雖說中共對外總是宣稱自己是菁英統治,但實際上真正有能力的人,不見得能夠進入中共統治的核心。劉曉波認為中共以論資排輩的方式決定核心高層的成員,但後來的政治發展,說明中共核心有派系鬥爭的情形。過去的鬥爭延及所有層面,如今則侷限在某些黨政高官身上。

雖然我們希望暴政速亡,但至少到今日為止,中共的高壓政策仍然相當有效。自此書出版之後,中國境內的抗爭無日無之,更多人被抓、被迫逃亡,其中包括策劃此書的余杰,甚至新疆、西藏等地也強加彈壓。隨意尋找網路新聞,就有一則:「上海五百世民反PX遊行 公安出警槍恐嚇」。除此之外,中共更「主動出擊」,為了摧毀邊疆民族的文化及認同,除了有計畫的移民漢人侵占當地的經濟發展(這點「被隱藏的中國」有提到),更以官方活動直接挑戰邊疆民族的信仰,比如在伊斯蘭齋戒月辦啤酒節,直接挑釁維吾爾人的信仰。類似的事情不勝枚舉,這說明中共的高壓政策,不僅沒有因為民眾抗爭而趨緩,反而變本加厲。雖然「變本加厲」可以看成是疲於應付所產生的下策,但至少到目前為止,都很有效,中共政權不曾因此有過任何執政的危機。至於之後發展會如何,殊難預料,但以此書看未來,如果世界局勢沒有太大的變化,中共大概仍舊可以用這種方式穩穩控制中國。

我倒是深刻感覺到兩岸政治發展的變遷。自我看過王丹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史十五講》後,我發現兩岸都曾在1980年代面臨一個政治變革的關鍵時期,從劉曉波寫當年趙紫陽希望推動政改的內容,我更深信不疑。他說趙紫陽希望推動基層民主、政企分離、黨政分離等七項改革措施。於是八十年代末期成為兩岸政治的「黃金交叉」,蔣經國開放報禁、黨禁,臺灣言論開始鬆綁,反之中國則以六四天安門事件為節點,永遠關上政治改革之路。

但自香港的政治意識覺醒之後,我也不覺得中國的政治改革,會帶來我們期盼的未來。中國若真的實現民主,真的能保證臺灣可以有比較好的未來,包括讓臺灣獨立嗎?我現在對這種假設存疑。不要忘記臺灣當年爆發二二八事件時,可是中國難得擁有民主形式的時期。中國就算擁有民主制度,也不保證中國人可以有比較進步的思想和看法,可以真正讓臺灣追求獨立。或者如此說,正是因為中共的獨裁彈壓,使臺灣獨立有其正當性,一旦中國民主化了,臺獨的必要性可能將不復存在。臺獨言論之所以可以愈發茁壯,中共有一半的助瀾之功。因而使中國走向民主,對臺灣到底是好是壞,難以究知,這大概也是臺獨主義者對中國政治人權漠不關心的原因之一。

    文章標籤

    劉曉波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