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本內容枯燥,但很發人深省的書。

當代西方一直在追求一個平等均富的社會,相信透過政府重新分配資源,社會階層就會流動,逐漸走向均質化,不再有財富或階級的分野,個人的表現將完全依據自身的能力,而非外在因素的影響。作者想要挑戰這種觀念,他不用一般經濟學者使用的模型去預測社會流動的趨勢,而是用血統─反應在社會因素即是姓氏─來作為觀察社會流動的依據。統計後的結果令人吃驚:無論是東方或西方,民主或獨裁,甚至經歷過重大的社會動亂,人類的社會階層流動的速度出奇的低,不僅擁有高補貼、高福利的瑞典如此,就連上層社會幾乎經歷毀滅性破壞的中國也如此,有一群人,只要數代以來都是上層階級,他們的後代在未來也會有很高的比重是上層階級。相對的,有些人卻永遠都在底層,哪怕政府想方設法用各種補貼或福利,試圖減輕他們的負擔,用教育的方式提高他們的社會階層。

社會流動固然存在,但是進展緩慢。我們以為像美國那樣自由開放的國家,或是瑞典那樣福利健全的國家,甚至是日本那樣種族單純、已經沒有貴族階級的國家,也許其中一種,階級流動的速度會比較快。但透過數據及公式的計算,無論什麼樣的社會,階級流動的速度,都至少要超過七到八個世代來達到,無論是階級高的走向階級低的,或是階級低的走向階級高的。更有甚者,有些族群,甚至一直都沒有階級流動,比如美國的猶太人一直都在高階級,而「盎格魯」化的黑人則一直都在低階級。

有些狀況下,階級是特意篩選的結果,比如伊斯蘭社會的基督教族群,或印度社會的帕西人族群,外在政策的影響使這個團體不得不淘汰到只剩下精英才能維繫自身的信仰,又像是技術移民美國的日本人或中國人,他們原本在自己的社會就是相對精英的族群。但除此之外,階級的高低,往往取決於祖先是否就位在高層,比如英國中世紀的諾曼貴族,與日本的武士階級,在今日社會已經自由平等的情況下,位居要津、有高學歷的比重,仍比一般的平均值高出甚多。

顯然,政治狀態或國家的政策,並不足以加速社會階級的流動,但作者更認為,即使是家庭付出的額外努力,也不一定能拉抬後代的階級,比如我們都認為教育是能夠提升子女階級一個較快的途徑,無論上層或下層社會,都付出相當的資源在投資子女的教育。但作者認為,這樣的投資無甚效果,子女的程度並不會因為多出這些投注的資源而提高,有時反而會影響到家中的經濟,使階層無法提升。這種基因論的觀點當然是很危險的,毋寧有種暗示:某些一直位處高階級的族群,不是因為他們有相應的外在條件,而是確實有比較好的頭腦。這彷彿是給某些特權階級一個生理上的正當性,很容易成為獨裁政權統治國家的藉口,比如中共,一直宣稱他們的中央決策群是精英,如果「精英」居然是透過血緣繼承的,那中共的獨裁,就幾乎是貴族統治了。

無論作者以數據推論出的觀點是否合理,但他的研究確實是個警訊,哪怕我們已經民主化、已經有更多的教育補貼和健全的福利,但階級流動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樣快速,有些階級甚至一直用婚姻或其他的方式維繫在金字塔的頂端。或者應該這樣說,今天看似平等與相對均富的社會,只是將階級隱沒其中,但從來沒有消失。新興的中間階層,遮掩掉了階級一直存在的實情,比如台灣。所以當台灣的中產階級開始向下滑動,原本隱而未顯的階級狀態便凸顯出來,比如之前投入首都市長選戰的「官三代」。

其實我們對這樣的狀態並不陌生,只是並不曾嚴肅去面對。白手起家的故事永遠吸引人,三級貧戶之子成為總統廣為傳頌,但這些故事之所以特別提出來,正是因為他們只是零星的個案,而非普遍的現象。甚至有些原本就屬於高階級的人會以這樣的故事來「包裝」自己,比如台灣著名的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我們也許心裡都有底,只是並沒有想到這就是階級不流動的狀態,或是有意去忽視。

誠如作者之言,如果社會流動率的緩慢是必然的狀態,就不應該以此當成社會發展的指標。如果某些族群脫離社會階級的底層,在分配社會資源時,他們實應獲得更多補貼,此一義務應要由社會階層的頂層負擔。事實也證明,但凡對富人實行高課稅的先進國家,該國的社會水準都比較好,而且原本就富裕的階級也沒有因此消失。反而對富人實行低課稅的國家,貧富差距往往非常嚴重,富裕階層的好處完全沒有流向底層。自由主義者的理論,總把賺取大量金錢和取得社會高位當成是自己努力的結果,認為自己「辛苦所得」不需要分享給貧窮的底層。但實際上,真正能「成功」的人,往往本來就是位居社會地位的上層,與其說是他們的努力導致成功,不如說是他們的社會階級讓他們容易成功。所以自由主義者的說法,不過是個虛假的概念,從歷史的數據來看,完全不是如此。

雖說此書對福利政策所企望的結果給了一個完全否定的答案,但我仍認為,該書的觀點反而更加落實福利政策的重要性,只是這個福利政策的概念應該是設法從高地位階層的人拿到更多的資源給低社會階層的人,畢竟高地位階層的人總有相對的優勢──甚至是「基因」這個優勢,所以他們要多付出,也是理所當然。當代社會的進步性,應當建立在這種地方。頂層階級在過去總是獨佔所有的資源,並用美好的說辭,以為底層的階級可以透過一些管道爬升,但這本書顯然不認同這樣的說法,頂層的優勢會維繫很久,而底層的劣勢亦然。因此政府的角色,就更應該強勢介入,就算底層無法提升階層,至少要讓他們有著相對良好的環境,使他們不會困於生存之中。而這些資金來原,應該要從富裕的上層階級而來。

    文章標籤

    父酬者 the son also rises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