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2日,Seeing Red in China (原文連結

上週我有個機會可以跟我同事一家人一起去玩。這是個絕佳的機會來觀察中國的新富階級如何花錢,我想到他們在度假時的優先順序。

價值

對我來說,盡可能把花錢的效益用到極致,是很驚奇的。比如說,我們想在退房後想要去很參觀很多地方,但我的朋友堅持一定要在旅館待到中午才能離開。終於到了中午要走了,同時有一大群人也跟著退房。彷彿每個人都早上都在努力佔足他們可以待在旅館房間的時間。

我們在溫泉的情形也一樣。度假村宣稱有超過一百種藥草浴。這意味著我們只能泡在池子裡大約五到十分鐘,然後就得匆匆換池。似乎沒有人知道每種草藥的療效是什麼,但好像每個人都很願意在刺骨的天氣中跑來跑去換池子,彷彿不每個池子都試試看很浪費似的。

如同Dan最近寫在China Law Blog的文章所提到,中國消費者似乎願意去付原比商品原有價值還要高出許多的價錢,只要它看起來像是奢侈品。然而,也有些報導指出,這些消費者不久就對他們花了大把銀子(毫不意外)買的商品感到失望。當中國愈來愈多的暴發戶只對外國品牌有興趣,價值便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外國」

我這星期看到,從追求以歐美為主的「西方」設計,到如今傾向於更廣闊的「外國」設計。這裡有泰式風格的大廳,巴西和牙買加的咖啡,和土耳其式的spa。中國消費者已經開始認知到各地產品的聲名,而非僅僅是已開發國家的東西。

但在細節的地方仍不夠到位,而且消費者也不太清楚好壞的差距。五美元一杯的咖啡是用即溶包沖的。土耳其浴包含會吃掉你身上死皮的小魚,起源於日本,但沒有蒸氣室或強力水柱。其他中國的許多「外國」產品亦然,即便他們樂於付錢,但對中國消費者而言,他們並沒有消費這些國際產品的經驗。

不過要注意,中國消費者正在快速學習如何分辨這些商品。只是讓商品的外觀看起來不錯,不太能夠做的長久。要知道中國消費者一直在尋找具有異國風情和高品質的外國產品。

社交空間

最後,我發現一個有點好玩的事情,似乎很少有落單的夫妻在泡溫泉。有整團的夫妻檔,或是整團的同性別朋友,但我看到落單的夫妻情侶檔自外於一大群人卿卿我我的狀態似乎不超過兩對。

中國許多旅館,特別是渡假區附近的旅館,你會發現公共空間使用的比例遠較在美國所看到的還來的頻繁。如果他們沒有在大廳玩牌,他們就會在房門敞開的房間裡玩牌。對中國遊客而言,社交場合是必須的,因為他們多半是一群友人,而不是一家子或一對。

我去年在長江搭的遊輪經驗最明顯不過。該公司仔細隔開中國籍和非中國籍遊客,被隔開的幾個外國人起初有點沮喪。但到了第二天,他們的用意便非常顯明。外國籍的房間幾乎都很安靜,每扇門都是關著的,幾乎沒有超過兩個人比肩而行。

至於船上中國籍遊客的部分,房間門永遠敞開,麻將聲不絕於耳。小孩在大廳跑上跑下,活像在馬拉松,而他們的父母則大喊大叫要他們吃晚飯。少數外國人幾乎快被這些事情搞瘋了,即便他們不過是走經過而已。中國旅客把這些空間當社交場合在使用,非常理所當然。

    文章標籤

    中國 消費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