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懸在英國的演出所引致的政治爭議,我透過張鐵志的臉書得知。一句「no politics today」,反而凸顯說這句話的人強烈的政治企圖。但我也不喜歡張懸的說法,認為舉國旗非關政治。國旗當然有強烈的政治意義,當然比鳳梨酥或「台灣」兩個字更充滿特定的含義。台灣人也許不懂,不等於這種差別不存在。但,這並不表示那句「no politics today」的叫喊是正確的。在一般聊天的時候,這是一句打圓場的話,可能談到政治起了爭執,或是顯得很沉重。而若是張懸的場合,就是自我欺騙。我相信說的人心中明白,他眼睛看到的,遠比他腦子想的更貼近事實,只是他選擇不去相信。

一直活在謊言當中,那怕是自己沒有意識到,都很可悲。而且一旦習慣這個謊言,是很難輕易扭轉的。最明確的例子,大概就是活在北韓的人民,對中國人而言,就是相信「台灣是中 (華人民共和) 國的一部份」這句話。從盤古開天迄今,台灣從來沒有被中共統治過,但被中共統治的人卻相信台灣是由中共統治的,而且隨著中國國力愈強,他們愈是深信不疑。說來可笑,中國國力早已沒有什麼國家敢等閒視之,但中國人在國際上的觀感卻一路下滑,中國政府對此並不在乎,某種程度上甚至任憑外國欺負 (比如香港遊客在菲律賓遭劫持槍殺,迄今仍是一本爛帳),外交上著力最深的,反而是要求各國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在各種國際場合打壓台灣,而這種事情,對中國的國際形象及中國人民在異國的權利,毫無助益。

也比如,當中國的官員說「中國的網路是全世界最自由的」時,我打不開我在台灣的網誌,也打不開facebook,也打不開youtube,也打不開西方所有重要新聞媒體的官方網頁。我只能對著圖案奇醜無比的百度,游移到同樣奇醜無比的新浪或騰訊,去享受這所謂的「自由」。我都不知道自由的定義是什麼了。這正是中國人的「真實」,我深有所感。

附註:張懸在臉書的回應

給親愛的大家與各界,

昨夜凌晨抵達台北,
各界已有傳達給我此次在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的演出風波,
請容我簡單說明目前的狀況,
對於版面管理,
我與管理員此次不會將任何激烈的字眼與言論刪除,
我的聲明和針對個別問題的回覆分作兩篇,
內容所言我誠心寫下並對它們負責,
希望以此與各界交流。

當天演出多以華人學生為聽眾,
我在演出進行中,
看見前排的台灣學生帶來了國旗還有寫我名字的燈牌,
兩者我在演出中都有拿上台,
並非刻意預謀或有心拿出來定義這場演出。
因為見到台下的英文聽眾,
所以說到了這是從我的家鄉來的國旗,
話還沒有說完,即有觀眾以英文發言
“no politics today"
我相信我的發言被誤解,
所以停下來對話,
嘗試說明
"it's just flag
presenting where these students and i are from",
"and it's not politics."
我知道我在與華人學生對話,
但僅以英文發言,
我當時無從得知她是何地而來的學生,
我並不是因其身分而回覆我的看法。

因為我的發言被打斷,
在現場大家都聽得到的情況下,
我希望能完成這個對話,
期間我是誠心在說明
"我從來不會因為看到任何地方來的旗子而覺得被冒犯或不開心"

"i truly hope that someday, in somewhere,
at some places and to anybody,
we can always talk about anything to each other
and we can always listen. "

目的是為了希望傳達,
"我們(不是發言者,而是我們都會有的)的許多觀念,
有時候並不是我們自己的,
而是我們各自被教育或聽來的,
所以我們有時才會迴避政治,
或是避免討論任何有不同立場的話題以為是尊重,
但因此我們反而永遠沒有機會平靜下來,
或是有機會互相了解。"

"如果我們能夠因為體會過自己的生命是獨立的,
所以能夠去體會於是尊重另一個哪怕截然不同的個體,
那我們將有機會不必忌諱所以迴避什麼話題,
我們會有只是消費以外的交流與交集。"

說這些話不是傲慢或諷刺,
我也在當場主動表明
'if you wish to speak, i'm always listening. really.'
如果在我說明完後聽眾還會發言,
請相信我一定會把麥克風交給她。

場地不大,我們交流的過程現場大家都聽得到,
影片雖看來是我拿著麥克風,
但我們是在對話,
也許眼前是段血淋淋,不高明的對話,
但我依然認為這是一個對話,
一個常常在發生的對話,
現場我毫無諷刺與傲慢的念頭與口氣,
當下也並非使用長長的敘述企圖反擊,
我一心希望能嘗試完整說明這個對話的意義,
絕非所謂文化霸凌。

我有在後來看到這位學生的微博文章表達她的憤怒,
因此我在此文不是為了強迫她接受"對話"這個解讀,
僅以誠心說明我個人當時抱持著的心態。

旗幟,鳳梨酥,台灣米,
高山茶和繁體字,
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
它們都代表著我來的地方,
我在哪裡看到它們,永遠都會是感激,認同和思念。
我當然知道國旗是敏感的,
和許多人一樣,我也為我的身份認同想了很多年,
但我不願意逃避交流的機會,
或逃避它們對不同的彼此來說目前是什麼。
這樣我們才有機會去塑造與目睹它們以後會是什麼。

請相信我與我所受的教育,
都不是為了輕易劃分種族或族群,
反而是為了誠心真實去看待所有同與不同的事。

成年後,
我決定我必須永遠要比政治的教育更平靜看待這件事,
我的認同與看見國旗的開心,
從不是為了詆毀不同意見的人的價值觀,
我跟外國聽眾怎麼分享,
就會帶著同樣的心意跟任何華人聽眾分享,
沒有一絲嘲諷與不敬。

這是我的說明,願與各界互動,
個別問題我將在下篇盡心回覆,
另外回覆一些聽眾對演唱會現況的詢問,
如果在說明後也無法讓普遍各界感受
我做演唱會不是為了一邊傷害別人一邊賺錢,
而輿論已做了約定,
各界無法平心看待事情真正經過與我稟持的對話心意,
不必等到票房回饋,
我願承擔一切損失自行取消演唱會,
期望以此結束對不滿者的困擾與主辦單位一路來的辛苦。
我心誠意不變。

謝謝大家。

張懸敬上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