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6102.JPG

能去京都雖然高興,但這次去京都,總有點提不起興致。箇中原因,自然是因為工作之故。回看五年前(五年了!寫出來實在很是驚嚇)極為認真的天天記遊記,如今被歲月消磨,已經淪落到祇是寥寥記下數筆,還是唯恐自己會忘記所以勉力要自己寫下來。

這次京都行雖然是隨性安排,但仍看了許多景點。到京都的第二天先去奈良,早上不可免俗的去了東大寺。算來我去東大寺,已經是第三次,一切都有歷歷在目的懷念之感。而自我國三(算來也有十五年之久,又是一個恐怖的時間)第一次去東大寺迄今,都沒有什麼變動,這種恆久的時間感,讓我有種安定的感覺。反而當年在奈良入住的那間飯店早已搬遷,當時正在建的車站早已落成使用,附近的街道也大肆翻修,一切都新簇簇,我感覺非常陌生。

DSC05711.JPG
(標準的東大寺明信片取景)

DSC05715.JPG
(每逢十一月,總會碰到許多來遠足的日本學生)

下午則是去當年未能看到整修完成而抱憾的唐招提寺。如今自然早就整修完成,優雅的唐風廡殿式屋頂配上沉鬱的木頭顏色,內部供奉盧舍那佛、藥師佛、千手觀音三尊,都是之前向隅者。這次也去看了新的寶藏館,算是很完整的好好看過一回,一圓之前因整修未能得見的遺憾。而且此趟來我才知道,這次金堂整修時程極長,一九九九年就開始,一直到我二○○八年到的時候,剛好是最後修整的時期。他們將整個建築解體,佛像移出,逐一補強後才組合復原,並在原來的屋頂結構中加上新的支撐樑柱,耗工費時。

(補上中國網友的詳細說明:天平之甍——唐招提寺金堂大修记事

DSC05781.JPG
(終於得見唐招提寺金堂)

由於專程去奈良,不想行程過於急迫,所以只排了兩處。中午還在奈良的商店街好以整暇的吃了午餐,晚上則是到京都車站上面的伊勢丹百貨的餐廳吃飯。日本的物價雖高,但嚴格而論,他們餐廳的價格,在台北也大概是差不多的價錢。比如一千元上下的套餐(御膳),台北大概也要三百多元台幣才開銷得起,而相較之下,日本人賣自己的食物,當然遠比台北要來的道地,說來也不是特別昂貴。而若要便宜,一般的牛丼專賣店,換成台幣也不過一百多元出頭,跟台北平常吃食的價位其實差不多。日本的食物,台灣人一般都非常適應,只是日本的湯頭較鹹,而且時常冷食,但這也可以藉由食物選擇來調整,反而在大陸,尋常外食要避開油鹽,更為困難。

第三天行程較緊,早上先去知恩院,內部基本上就是個大整修的狀態,不過仍是走了長長的樓梯到了勢至堂。接著就到清水寺,不可免俗的要看清水舞台與地主神社。不過不知是否是因為之前的風災影響還是例行的整修,奧之院、音羽之瀧等處都架起圍籬,舞台底下的木棟樑也有鷹架施工,就連邊坡都有部份用塑膠布蓋住,顯然此處受災頗為嚴重。

DSC05841.JPG
(知恩院往勢至堂的長樓梯)

DSC05864.JPG
(知恩院三門)

DSC05903.JPG
(不可免的要來一張)

DSC05922.JPG
(臨走前的清水寺絕景)

下午到南禪寺。上次去的時候已經時間太晚,除了三門以外,其他地方都已經關閉,這次時間較早,所以有機會能去到著名的方丈庭院與天授庵等地。其中天授庵由於已有楓紅,庭院極美,小小的庭中擠滿了遊客不停拍照。方丈庭院雖無楓紅,但也是充滿遊客,閑寂的枯山水庭院一時熱鬧非凡。

DSC05952.JPG
(南禪寺方丈庭院,等很久才有這閑寂之景)

DSC05985.JPG
(天授庵正是楓紅之時)

由於此次有一目的為賞楓,雖然此時尚未到楓葉最盛的時候,但楓葉開始變紅,黃紅參差,別有一種美感,而且賞夜楓的活動已經陸續開始。晚上便臨時加上高台寺的行程。事後我才知道,高台寺原來是豐臣秀吉正室北政所所建,所以豐臣秀吉相關的文物很多,該寺有個附屬美術館,所放的都是與豐臣秀吉相關的文物。不過,膚淺如我,只是看到沿路貼著「夜間拜觀」的海報便決定要去,其庭院也不負所望,美麗非常。特別是觀月台旁池子一排楓樹,打上燈光之後,與池中倒影相映,宛如置身幻境,一旁的遊客幾乎不想移動,手中的相機手機拍個不停,我也拍了許多照片。

DSC06072.JPG
(此處有燈光秀,剛好打燈時所拍到)

DSC06090.JPG
(如夢幻泡影)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