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我必不致匱乏。
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
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我雖行過死蔭的幽谷,
也不怕遭害,
因為你與我同在,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宴席;
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
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詩篇23)


感謝主。

今天發生一件不足為外人道的事情,讓我從下午就呈現極度不高興的狀態當中。不滿的情緒是毒啊,我想方設法要排解,卻沒什麼效果,一直到凌晨時分,抄了這個詩篇。

我其實是很不虔誠的,但對於信仰的治癒力量,我從不懷疑。雖然聽過宗教信仰只是人類逃避現實等等一類的說法,但我相信人不可能不去信仰什麼,沒有宗教,總有其他代用品。而仔細看看,也沒有比宗教好到哪裡。

曖,我不是要說這個的。只是抄了詩篇,心中不滿也被弭平。最近種種外顯的行為讓我重拾我久未碰觸的信仰──不很完全就是。我還在逃,躲在遠遠的樹叢中,看著那個牧我的牧羊人,想著一些愚蠢的問題。知道很愚蠢,還是不停在想。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