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來想用比較「高調」的名字,但為求此處平靜,我想,我還是低調點好了。我想拿掉關鍵字,應該就比較找不到了吧。

其實這事,我還是被告知的。我在台北一向處在資訊封閉的狀態,只要新聞沒上奇摩首頁,我就不會知道。新聞主角是為在台灣頗負盛名的人氣作家,又兼主持人雙重身份。著書的部份,我只看過她改的簡易版紅樓夢──簡易到我懷疑紅樓夢真的那麼無聊嗎?激起我看原版的動力。主持的部份,由於我很討厭其中一個節目男主持人的政治傾向,連帶討厭看她主持,即便她上閱讀性節目「操持本業」,我也敬謝不敏。但絕不至於憎惡其人。

抄襲的新聞,目前有什麼進展,我不清楚。我的好奇心,只能透過連到「受害者」的新聞台來知梗概(如果有人知道「大作家」有什麼網站,煩不吝告知),「大作家」也是跟著他講的(希望這不會構成抄襲)。臺灣人抄襲,也不是多罕見的事情,尤其網路轉錄何其容易,管你鎖右鍵還是flash化,有心人就是可以整碗捧走,全無設防者,彷彿就是在鼓勵大家按複製取用一般。「大作家」恐怕心中也存有相似的心態吧。

關於這類事情,我也是很晚才有所警覺。而且愈到後來,我愈厭倦不停轉錄、不停複製的內容,幾乎把網路搞得像一言堂一樣。這在看藝術家介紹的時候最為明顯,十個中文網頁大概有八個是一樣的,其他兩個也好不到哪裡,反而書裡寫的還比較希罕。除新聞因囿於時效,我會轉錄以外,大抵以網誌出現的,就只引用或鏈結,也算是一種明哲保身的方式。

我曾在網路上看到「大作家」所寫的雜文,提到她在日本看到電車裡大家總是小小聲講手機,害怕影響到他人,繼而感慨台灣非是。而今在看看這則新聞,我只覺得她的行徑跟她在文中所鼓吹的,不啻矛盾而尷尬──就某部份而言,她也在鞏固「台灣不是文明社會」之說的一份子啊。

補充
網路真的不可靠。連個確切的「抄襲字數」都沒有。我只好冒著犯法的危險放上壹周刊整理的表格。引用要注意,一定要寫出處:《壹周刊》第337期,2007年11月8日,頁57。


又,我從這件事情發現另一件事情:取消本屆時報文學獎 新詩首獎獲獎資格。只能說,真是「無巧不巧」。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