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http://fishhu.netfirms.com/index_right.htm

今天到建國花市,發狠買了兩盆花,兩百五十元。兩百五十元看起來金額不大,但常逛花市的人就會知道,這些錢已經可以買好些東西了。區區兩盆花,也沒多特別的品種,錢拿出來的當下,確實有點心疼。

那花是藍雪花。花的顏色是高雅的淺藍色,觸摸的質感像極薄的絲緞,一簇簇開在一起,非常好看。我曾在台中種過,很好照顧的花種,但不知怎麼在台北不常見,偶爾看到了,都是這種價錢,以草花來論,實在不太便宜。我又不愛還價,人家怎麼開我怎麼給。這花當然是貴了,但又難得,還是買下手。

那花開的輕盈,稍具攀緣性,長勢好的時候,一支梗抽得老長,枝上的花序像爆竹,細管子花一串串地,搖曳在風中,特別柔美,和他強健的植株大異其趣。我曾看過外國的園藝書籍,那花在圓椎狀的架子上爬,花開得滿滿,美不勝收。我還沒看人在台灣這樣種過。

這花其實不是要種在自己的住所,而是種在打工的場所。自己賃處窄小,沒法種上幾盆花草,以前蒔花的心力,一股腦兒地都用在打工處的那些植物上。上天待我不薄,聽說學校其他地方,放個草花都要論資排輩,我聽著希奇得很,不知道還有這種事情。如此說來,我還大剌剌拿著盆栽東擺西擺,算是很過分了。

買花隨時可買,隨時可擺,怎生要挑在此時來說。閒話雜文不用交代何故,但理由是有的,只是很小家子氣。據說(應該已經證實)鄙校又要搞花藝節,直所謂勞民傷財之事也。勞民者,活動辦在學校,學生自然是直接受到衝擊的人。人聲雜沓,干擾上課;遊客之中,又必會有不識大體者,胡亂闖入並不對外開放的教學場所,更必有手腳不乾淨者,隨意順手牽羊。諸此細瑣,不勝煩擾。

傷財者,原本空空如也的學校,為了「花藝」二字,很做作的拿了一堆草花擺在那裡,其實就是色塊拼來拼去,再怎麼「藝術」,爾爾而已。眼下的燦爛,及至結束,隨即枯槁,不再聞問,說穿了不過就是消耗國家經費。本以為這些花可以留在學校,替學校生色。只是草花謝了就枯萎,不似多年生的植物可以存活較久,碩果僅存的幾方園圃,也因為沒有修整,幾乎被雜草淹沒,狀極荒涼。

花節有成功者,像台大的杜鵑花節。暮春時期,一片嫣紅嬌白,好不風雅。鄙校不是沒有類似景色,也不是開不出花,可惜藝術如我們,得見造化變幻,卻宛如死水,沒有漣漪。猶是如此,花藝節再斑斕,都像是對自然的汙衊,每辦一次,我就多痛心一次。所以我特地買花來種,從小苗開始,慢慢照顧。悉心照顧的植物,開花時候的那股昂然,不是臨時拿來充數的花花草草可以比擬的。

我在台中的藍雪花,種了兩年,後來離開台中,把他交給別人照料,算算也有近七年的光景了,不知如今安在?現在又買,像是重拾以前的回憶,作為賡續,只是唯恐又要迎接離別的日子來臨。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