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又逐漸從有陽光的溫暖天氣變為濕冷,寒風從窗口吹進有著暖氣的房間,顯得格外徹骨。

寒冷的天,襯著學校的花藝節格外淒愴。我覺得這次的花藝節就像民進黨在這一次的縣市長選舉一樣。學校僥倖了兩年,終於在這一次花藝節跌了股,吃到苦頭。我從來就不喜歡花藝節,每年花上幾千萬,弄來一堆花花草草,帶來一群又一群的遊客,然後花草任其枯萎凋零,變成廢墟或廢物。我曾在〈買花〉一文上提過,故不再贅言,只覺得中央政府真的花錢不知輕重,農委會三千萬白花花的人民血汗,揮霍在這種沒有效益、沒有累積、只是作秀的場面上,讓我痛心。我寧願拿著這些錢去補貼農民生產作物的損失,杯水車薪也好,總強過在學校粉飾太平。

粉飾太平,是的。這個金玉在外的花藝節,除了那些花花草草拼貼出來的繁茂假象,還有就是金錢底下的骯髒。花藝節向來就是美術系的「分錢大會」,每個雕塑組的老師一定通通有獎,還有一些關係良好的常客,以及一些年紀輕輕的「藝術家」,多半是師徒關係的蔭庇。拿到案子的老師們,通常不自己做作品,而是包給自己的學生,研究生之類的;或者弄著一些廉價的原料,叫學生在課堂上幫忙,省下人工費用,還賺到課堂鐘點。這樣子做出來的東西,水準可以想見。反正對藝術懵懂無知的尋常人看不出好壞用心,藝術家也可以天花亂墜地瞎扯,怎麼扯都是對的。「花藝節」的重點不是花、更不是藝術,它是農委會巧立名目替滯銷的花農可以多賣一點朝生暮死的植株,學校老師賺取外快和添增資歷的憑藉,做作和虛偽的「植物化」,台灣政府無能的表徵。

花藝節之前兩屆,因為還有人潮鼎盛的假象,以為這是可以長遠妝點的「政績」,於是故今年歲末,又辦了起來。然而今年交辦的時間太晚,不過才一個月多一點,那些花花草草甚至是開幕的一週前才開始佈置,「藝術品」也是,引導方向的指示牌在開幕兩天後還沒做好,人群疏疏落落,狀極冷清。還要搞「搖滾音樂」和「熱門舞蹈」大賽,八竿子跟「花卉」扯不上邊。好一個「花卉藝術節」,丟人現眼到不可卒睹。

學校想要打響知名度,甘願讓教學的場地變成觀光勝地,而不是培養藝術人才的殿堂,這也就算了。可是連這種浮誇的表面工夫,都這麼半調子要死不活的,一堆堆有花裝飾的「擬垃圾」,連花的美感都不見了。果然大家有分到錢就好,面子裡子,都可以擺一邊去嗎?容我挖苦地說一句,真不枉鄙校校長絕對的政治正確,如今處境,與泛綠也如出一轍。

我一直納悶不解何以台灣都沒有一點好看的庭園景色。我唯一滿意的只有台中科學博物館那一片綠地(不是植物園),但那不過就是修剪的很齊整的灌木叢,草皮翠綠沒有雜草而已。庭院的感動,比如灑播長成的魯冰花花叢,或是細心照顧的杜鵑開滿了一樹,密密的花朵像毯子一樣鋪展,看不到葉子,我都沒有在台灣見過。是台灣人都短視近利,看不到三年五年的發展,等不及時間堆疊出來的成果嗎?可是在台灣玩盆景的人也不乏其數,能夠花三年五年養一個樹型,卻不能花三年五年整理學校的綠地?台灣修習園藝的人多半缺乏色彩的敏銳和形狀搭配的訓練,造出來的園都匠氣而死板,偏偏鄙校那些號稱「藝術家」的美術系老師也沒有什麼美的認知,一個個性好糟蹋自然賦予的天成姿色,務使醜態出盡,才肯罷休。這次花藝節可謂集匠氣與醜態於一灶,洋洋擺放在「藝術大學」的校園,也算是開了眼界了。這學校還能走到什麼境地,我很拭目以待。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