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報告一份接著一份的空隙,小小發點牢騷。

牢騷與報告無關,而是一起上課的人。這學期進來的新生,不知怎麼帶有強烈的「天目」取向,先是不知好歹地修了一堆課,又不知好歹地拖延報告、擺爛裝傻,還可憐兮兮說自己「生病感冒」兼「報告很多」。事實是當事人一副全然無事貌,卻累壞四周人要替他善後,還得忍受他可憐委屈的欠打樣,讓我氣急敗壞。我已經覺得我是眼高手低的人,沒想到居然可以看到更鮮明的實例。那些人比我小嗎?恐怕比我還老。要成就「天目」,是不分年齡的。

念我們這研究所其實不太符合臺灣人的效益。照說碩士班應當是「兩年就走、坐吃等死」,我的所卻是「三年起跳,操得半死」。就算不是操得半死,也決不輕省。照說若出來一例被外頭的企業主輕視,找工作四處碰壁,念我們這種專業真像是在自尋滅亡。偏偏這種場所,還有「天目隊」跑來攪局,只能說中華民國教育部教改之「成功」,影響力無遠弗屆。如此醜態還被其他「天目隊」看走,又是一層打擊。

專業訓練闕如,有時還不懂做人道理。老師作東請客吃飯,居然用「要做報告」為理由回絕,甚而招呼都不打,說不來就不來,大牌可比陳寇。報告該交不交,理由幾可填滿台灣海峽,要不上演失蹤記,莫說手機網路,索性連課都翹掉。如此花錢求學,何苦來哉?念這個也沒什麼光環可加,若要增加氣質,去上誠品講座即可,沒有功課、毋須報告,又輕鬆又優雅,真不要在學校礙人視線。

口氣稍嫌重了點,行文不免紊亂,但憶及我是受害者,又覺如此太輕易放過。事情未完,災難仍在,我已成鬼見愁,就不妨再保持下去好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