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王子


這部電影可能是最近幾年的台灣電影中,唯一直接談論到政治議題的,還是平素很少處理到的白色恐怖。但若從處理白色恐怖的角度來看,這部戲讓我非常失望,因為他實在是太輕輕舉起、又輕輕放下,彷彿白色恐怖只是一個比較大的遺憾,就像電影說的那樣,既然「故事」是不能挽回的,頂好就是讓它逝去,非常消極。

但我隨即想到楊凡在幕後特輯中提到的,他想拍的不過是他的眷村記憶,透過某段真實的故事重現。所以白色恐怖,在電影當中只是背景,不是他想著重討論的。若如此理解《淚王子》,好像就好一點。然楊凡一貫夢幻般的敘事方法,又讓這個故事顯得不太真實,也有點拖沓,鏡頭太多的淡出淡入,又讓我覺得好似意猶未盡,而且不夠連貫。如此看來,似乎就連說故事本身,也不見得表現得很好。

不過就電影美術的部份,我還頗為肯定。要在台灣重現民國四十年代的眷村樣貌非常困難,但楊凡相當盡力去還原。衣服、用具、陳設之類,偶有看到楊凡的夢幻色彩,但大體還算相當仔細。當中刻意突顯的巨大黨徽跟國父肖像等,我覺得是很好的氣氛營造。可惜陽凡似乎從不重視演員口音問題,之前的《遊園驚夢》,王祖賢的台灣腔國語和她民初的裝束實在格格不入,《淚王子》裡台灣腔、大陸腔和標準的國語口音夾雜在一起,一直讓我分心,也阻礙我入戲的情緒。華語電影實在非常需要重視口音、台詞和時代感之間的協調性,畢竟現在大都是現場收音,要不就是原音去配,很少「吹替」的情形出現。我看來看去,發現會在乎口音及台詞的華人導演,好像只有李安和侯孝賢兩人而已。

另外一個讓我坐立難安的,是我早就知道這是在講空軍眷村,卻忘了。放假就是要遠離軍隊的一切,還來看跟台灣軍隊有關的電影,實在頗違我的潛規則。結果看了才發覺有點不妙,明明在看電影,還得不時看到有著翅膀的國徽在偌大銀幕上晃來晃去,委實不甚舒服。彷彿過不久還要唱「凌雲御風去,報國把志伸…」似的。

說起來,我會把《淚王子》當成是影劇圈這一波「眷村熱」的一環,而且說是時機巧合,也不乏有水到渠成之處。我私心以為,相較於佔台灣大部分的「本省人」,所謂「外省人」的故事,才是台灣現代史真正精采引人之處。之前因為某種強烈的意識形態,這部份實實在在的「台灣特色」一直隱而未顯,現在看來,恰巧是個契機。這個機會應該要好好把握,讓所謂的「眷村文化」可以透過表演藝術的形式,深入去討論文化意涵或問題,而不要一直停留在懷舊的氣氛當中。

其他感想:淚王子.清泉一村的故事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