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網路下載NHK製作的「激流中國」系列,很是感慨。同樣面臨中國強大的經濟力量,日本認真以對,嚴肅拍了一系列探討中國問題的影片。台灣呢?縱是有心,社會氛圍也彷彿不允許,我們只能忍受一堆人在那裡路跑,編織昂貴的謊言。

其中有一集「富人與窮人」,討論中國貧富差距的問題。一邊是有著「主席」頭銜,住著宛如皇宮的郊區別墅,擁有數輛超過六百萬人民幣的頂級進口車,真正「一秒幾十萬上下」的富豪階級;另一邊是從內蒙到天津打工的民工,整日價在路邊等零工,連一個月六十元人民幣房租都繳不出來,還得供女兒念中學的艱苦人。

節目的旁白沒有台灣記者愛用的聳動的主觀判斷,只是單純在描述拍攝到的情景,至多交代一下中國改革開放的背景。即便如此,影像給我的衝擊依然很大。他們拍攝一對民工夫婦,大老遠從內蒙到天津找工作,唯一的一個兒子留在內蒙,才七歲,右手臂操作機械出了意外,前臂複雜性骨折,卻因為沒有錢開刀,整隻手麻花似的,已經廢了。他們去內蒙拍他兒子,和年邁的雙親住在一起。當爺爺把孫子的袖子撩起來,用熱毛巾溫手的時候,我看不下去,把播放器關掉了。與之對比的另一邊,是剛買下天津一間七百多萬人民幣別墅的年輕夫婦,先生才廿九歲,已經是一個廣告公司的老闆。他的小孩也差不多入學年齡的年紀,已經在學英文,夫婦倆準備送他出國念書。

嚴格來論,台灣的狀況似乎沒有好到哪裡,否則商周也不會屢屢做出類似的貧富差距專題。只是在中國,規模和程度都更為龐大,而且在成長率驚人,前途一片大好的土地上,看到這些仍舊離不開貧窮,四周環繞著絕望的民工,不啻更使我椎心。他們想掙錢,卻沒有一技之長;想翻身,卻無法接受好一點的教育;身體不好,卻無法就醫治療,導致惡性循環,逃不開輪迴。

片中拍攝內蒙小學的上課情形,老師要他們寫「我的理想」。有個小女孩站起來念自己寫的作文,沒兩三句就哭了起來,一時間整間教室的小孩都紅了眼眶。他們的理想不過就是掙錢、搬到城裡、讓雙親享福。要達到這個目的,他們唯一只想到受教育。現在大家都說台灣學生不若大陸學生吃苦肯學,但那個「吃苦肯學」滿是沉重,為了在都市中辛苦打著零工的雙親,為了擺脫貧困的輪迴,為了不被不公平的戶籍制度所束縛,這種宛如光復初年的情況,我不希望再在台灣發生。這讓我想到以前人家說,外省父母會拼了命讓孩子念書,但本省父母,特別是農家出身,卻只想孩子留在家中幫忙。這或許間接說明,從來大陸生活艱難,相較之下,台灣的莊稼還種得出東西,可以養活人,老一輩看似愚昧的舉動,倒顯示出台灣水土較中國內陸要好的現實。

在台灣都看不到這樣深度的節目,新聞台或三台的「深度報導」或「紀錄報導」總是充斥著尖銳刺耳的記者聲線,及主觀到近乎自以為是的言論。特別是針對大陸,不是被北京的新大樓迷炫,就是惡毒詛咒中國必然崩潰,想要去除政治的預設立場來客觀評估,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還得透過日本人的眼光看中國,看一個能帶來反省思維的議題,我忽地覺得很可恥。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