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原文連結

香港的中國因素與台灣因素主要有兩個方面:一個是中國的獨裁因素與台灣的民主因素對香港的影響,一個是中國的大一統意識形態與台灣主權獨立意識形態對香港的影響。前者看得很明顯,也可以清楚表達自己的認同,後者相當敏感,表現出來的也很隱晦。因此我主要談後一個問題。

台港關係的淵源可以從1949年談起,國民黨離開中國大陸以後,包括政府在內的主要政治、軍事、文教力量撤到台灣,香港主要是工商界人士、一部分知識分子、幫派,以及與蔣介石不和的將領。中共從1920年代起就在香港生根,但是因為這股親國民黨的右派力量南下,加上其後陸陸續續,尤其是大躍進與文革期間,通過合法或非法入境者,所以右派力量超過共產黨的左派。尤其1967年左派暴動後,「左仔」名聲很臭。

左派當然是大一統觀念,右派因為與國民黨有關,也是大一統觀念。所以主張台獨的「黨外」與後來的民進黨在香港是另類,而民進黨瞧不起香港,不想統戰香港,因此沒有把台獨觀念輸入到香港。我第一次接觸到台獨思想是1980年代初期從台灣來香港發展的《中報》,管理高層有幾個同情台獨者。正式接觸民進黨,是1992年台灣立委選舉之後,當選立委的民進黨人林濁水、賴勁麟等到香港交流,但是他們很低調,沒有大事鼓吹台獨,因此在香港沒有刮起旋風。

1984年中英簽訂有關香港前途的協議,香港人乖乖接受,不接受唯有移民他國,沒有人敢提出「港獨」,一方面是香港的日常生活太依賴中國(例如食水),更重要是大一統的觀念,也因為相信共產黨的改革。他們希望「民主回歸」,也相信中共的承諾,到六四屠殺驚醒已來不及了,但是也沒有人敢想「港獨」,也不認同台獨。

甚至台灣的民主化,香港民主派也不重視,尤其沒有想到在中國決定收回香港後,如何好好打台灣這張牌來牽制中共。記得97前,香港民主黨的立法局議員拜訪台灣,難得李登輝總統接見,但是據悉有人竟與李登輝辯論釣魚台問題長達45分鐘,而沒有就教民主經驗。他們與中共一樣,把李登輝當作「隱性台獨」、親日分子。當時最具「大香港」本土意識的《信報》,也沒有提出港獨口號,但是已經被北京視為「地方主義」或「隱性港獨」而受到嚴密監控。

2000年民進黨在台灣執政,香港民主派也不認同台獨,沒有一家報章認同民進黨,完全不了解,台灣一旦統一,香港就沒有必要五十年不變來垂範台灣,有的甚至批評綠營對「一國兩制」的倒退幸災樂禍。其中有的是因為有太大的政治壓力,例如劉慧卿2003年訪問台灣,表示尊重台灣人民的選擇而被以梁振英為首的香港土共批鬥為「賣國」;而民主派的香港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則帶了五星旗到台灣保釣。香港媒體,包括反共的蘋果日報,更是一面倒大爆民進黨真真假假的醜聞,對國民黨,尤其是馬英九愛護有加。

實際上,所謂「台獨」云云,在1999年民進黨通過《臺灣前途決議文》後已經淡化,因為強調的是自決權。然而自決權包含了「獨立」,因為是人民當家作主,而非“黨的領導”,所以共產黨無法接受,也難以容忍,卻越來越成為香港人的「香港夢」。

因為香港人的大一統觀念,隨著中共要同化香港而日漸崩解。最早出現於2007年保衛皇后碼頭的社會運動。這些以年輕人為主的社會運動,認為中共與香港特區政府,正要消滅香港人的歷史記憶,因為中共曾經揚言要「洗刷」百年恥辱,這些該是「洗刷」的動作,從而連英國人留下的普世價值與經濟繁榮也要一起洗刷掉。這是香港本土運動的開始。

2011年是重要轉折點。2月,因為特區政府派發6,000元給香港市民,包括還沒有對香港做出貢獻的新移民,一群網民成立「香港本土力量」,從網上抗議到走上街頭,批評新移民濫用福利。後來因為大量中國自由行人士湧來香港,產生所謂「雙非」產子問題,以及搶購奶粉等商品推高香港通脹,乃至暴發戶作風侮辱香港人,與愚昧作風被香港人瞧不起,矛盾擴大,因而「蝗蟲」一詞盛行,港英時期的龍獅旗也在街頭運動中出現了。

這期間,對本土運動賦予理論武裝的是香港嶺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陳雲。他的著作,例如《香港城邦論》,使他成為香港城邦自治運動的精神領袖,並在年輕人當中產生廣泛影響。他有許多維護香港本土價值的正確主張,包括維護香港的歷史與文化,但是有些主張太偏激,例如主張與中國完全切割,不理中國,成為本土運動中的基本教義派。

今年紀念六四燭光晚會,支聯會提出「愛國愛民,香港精神」的口號,與中共爭奪「愛國」的正統,這個想法不但愚蠢,而且也不符「人權高於主權」的精神,因此遭到年輕人的強烈反彈,連身在北京的天安門母親丁子霖也不認同這個口號。雖然支聯會後來收回“愛國愛民”的口號,但是對這場爭論所顯示的意義,是否明白,也許仍然要打問號。

現在談「愛國」,只能助長共產黨煽動民族主義,綁架中國人民與世界的做法。甚至現在鼓吹「中華民族」,也難以認同,因為孫中山鼓吹的「中華民族」本身就是虛構的,就如美國只有美國人而沒有美國民族,但它是由許多民族構成的。孫中山本人以美國人身份出任中華民國大總統,又有什麼資格製造「中華民族」?

然而香港城邦自治運動號召民眾不要去維園紀念六四,顯然有些走火入魔了。因為紀念六四,不但有某些人的「愛國」精神,更多的是出於六四屠殺的反民主、反人權性質,而民主、人權是香港的最高價值。六四20週年以來,出席者半數是年輕人,更顯示本土運動的性質越來越明顯。但是即使有“愛國者”願意參加,也不能拒絕,就如有自由行的中國人出席,能拒絕嗎?如果參與者減少,高興的不就是共產黨與六四屠夫嗎?

不論香港人、台灣人、中國人,乃至全球的人類,為了伸展自己的人權,應該結成最廣泛的力量,來反對中共獨裁專制政權。因此求同存異的團結非常重要。香港本土運動既要捍衛本土價值,呀必須有包括「中國觀」、「台灣觀」在內的世界觀,與世界民主運動一起進步,一起成長,不能狹隘。

不論怎樣,在香港的泛民主派中,本土民主派逐漸取代了大中華民主派,意味著普世價值更加凌駕於「統一」的價值觀。也就是民主、人權最高形式的自決權高於「愛國」,因此港、台之間的交流也應該更加頻密,這是今年香港紀念六四所出現的價值飛躍。這對香港未來的本土運動,乃至中國民主運動的發展,都有深遠的意義。

(民進黨中國事務部 《關懷中國系列:香港的中國因素與台灣因素》座談會)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