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班去吃飯的時候,很生感慨。我最近是這樣,老闆在台灣,我就有點空閒可以多寫點東西,老闆在大陸,我就得跟著他亦步亦趨,過著幾乎沒有閒暇的日子。說好聽的是因公忘私,說難聽點就是剝削。可是在這個世道,像我這種七年級的「第一代草莓族」,早就沒有嫌東嫌西的本錢,彷彿多點牢騷,就會被說成是抗壓弱不堪吃苦。我真的很高興到了八年級這一代,已經有人在質疑這種說法。台灣年輕人不是不堪吃苦,而是不堪受虐。

扯遠了,有這種感慨,是因為今天跟香港同事聊天時,才悲哀的感到台灣的工作福利少的可憐。香港人雖然不好過,但他們的假放得比台灣多,獎金拿得比台灣勤,稅也交的比台灣少。前兩天有個新聞說台灣人的幸福感是亞洲地區最高,真要是如此,我想大概是因為台灣人比較會苦中作樂吧。

真正的感慨,其實是我在一間賣蘭州拉麵的餐館點菜的時候。我看著菜單,裡面有各色麵食,其中有許多道寫著「刀削面」,我忽地覺得一陣血腥。在等麵的時候,我不禁開始想著「麵」消失後的種種「面」:拉面、揉面、切面、刀削面、吃面...形成許多恐怖片的鏡頭。但中國人早已失去這一層感覺,對他們而言「面」就是「麵」,可能連「臉」這一層意思都已經消失。這種會造成混淆的字,他們已經非常習慣自然。這樣的損失自應感到婉惜,可是中國卻無人在意。

我不喜歡說因為中文簡化而影響了中國人的心性什麼的說法,但我確實認為,有些字體的簡化或消失影響了中國人掌握事物或理解的能力。就好像《1984》當中的「新語」,當字彙愈來愈少,就愈難用精準的言詞表達心中想要說的事物。我總有感覺這裡的人講話很缺乏詞彙,也許他們心中有很複雜的情緒,說出來卻千篇一律,只有幾句固定的用詞不斷重複。台灣固然也會如此,但中國人也一樣有台灣人說話的弊病,台灣人卻不至於有中國人講話的問題,這是我的一點觀察。而我在想,追根究柢,或許就是因為他們過去不斷在翦除文字,如今想要撿回來,只能步履蹣跚。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