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去年芭芭拉‧德米克《我們最幸福》中譯版開始,台灣突然開始對北韓產生興趣,我之前的文章才寫台灣討論北韓的書籍很少,過了一年便新出了四本,還不要說電視台居然做了專題報導,跑去北韓境內深入採訪等,變化之大,頗讓我意外。從《我們最幸福》、《這就是天堂!》、《平壤水族館》,到麥爾斯(B. R. Myers)這本《最純潔的種族─北韓人眼中的北韓人》,從脫北者的證言深入到理解北韓意識形態的分析,顯然台灣人對北韓有著非比尋常的好奇。

麥爾斯此書想要藉由北韓當局灌輸給北韓人的宣傳內容,導正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官方)對北韓無知或錯誤的理解。我曾看過幾部北韓的紀錄片,一般的看法認為,這些紀錄片是北韓當局假裝出來的,包括北韓的樣板城市平壤,所有的情況都是為了蒙蔽外國人的眼光所刻意展現。但我對這種看法非常懷疑,一則這無疑過度渲染北韓當局的控制能力,完全是以《1984》的情節去想像。二則這難以解釋脫北者影片中某些國際社會刻意忽略的例外,比如楊虔豪在本書推薦序中寫到一位懷念金日成的六十幾歲的女性脫北者,又或者是在南韓紀錄片中拒絕跟姐姐到南韓的妹妹。我其實很早就有種看法,多數北韓人民也許真的衷心服膺他們的「偉大領袖」,那並不是假裝出來的。多數平民之所以脫北,或是為了逃避酷刑,或是逃離飢荒,鮮少是因為質疑這個政權。只有位在體制內的高官或高級知識分子才有可能有這樣的認知。只是我不知道這種信任是如何塑造成的,麥爾斯此書即試圖要回答這個問題。

麥爾斯此書,使我對北韓的觀點,既有推翻,也有進一步地確認。比如麥爾斯認為北韓並不是儒家社會,更不是父權式的社會,北韓政權並沒有延續儒家的文化傳統,也不像蘇聯或中共塑造出一個強力的父系家長「指導」人民。和一般的共產國家相比,北韓在對內宣傳中,更為強調領袖「保護」的特質。這點是我之前所沒有想到過的。

也因此,北韓對內宣傳,常常將人民視作脆弱的、純潔的、天真的孩童,需要強大的領袖來保護。這種民族性的塑造可以上溯到日本殖民時期,只是「強大的領袖」從日本天皇代換成金日成。麥爾斯在書中提到,日本人所創造出來的朝鮮民族意識,成為日後朝鮮民族建構的基礎,而這種基本的民族認知,南北兩邊其實沒有什麼不同。朝鮮民族奠基在自我認識上的優越感,不僅下意識的忽略自己所犯下的惡行,並進一步成為仇外的根據。

這種民族優越感不只北韓信奉,連南韓也是如此。所以我們才會不時傳出「某某起源於韓國」的說法,這一方面固然是以訛傳訛,但並非毫無來由的汙衊,畢竟同樣自視甚高的日本人,我們就很少聽說他們聲稱某某起源自日本──哪怕確實係自日本起源。這種道聽塗說的偏見,竟某種程度吻合麥爾斯所描述的朝鮮民族觀。而當這種民族意識不斷膨脹,最終就出現如下所見的課本內容:

高麗文明
(via here)

這是日本人翻拍所謂「韓國歷史課本」的內容,但仔細端詳,我猜可能是親北韓的在日朝鮮人學校課本。課本中提到世界古代有「五大文明」,多出來的那個就是畫在朝鮮半島的「高麗文明」,而「高麗文明」的中心則是平壤。這毋寧是北韓塑造民族自尊的極致,他們不僅把檀君傳說納入歷史當中,並藉此推論朝鮮民族有四千年的悠久歷史,而發展的中心則是北韓的首都平壤。因此,他們歧視任何非朝鮮族類(中國是唯一的例外),那怕是對北韓友善的外國人,他們也視做前來「朝貢」的蕃屬──其實就這個部分,還頗符合傳統儒家「王天下」的概念。「王天下」並不是要四處征服其他國家,而是「萬邦來朝,四夷賓服」的保護者形象。只是對金日成或之後的金正日而言,保護者形象僅限於對內的宣傳,在國際社會中,他們既沒有能力,也沒有意願傳達這種觀點。我猜測這可能有點受到過去朝鮮事大主義(奉中國為宗主)的影響,只是他們不願意承認,畢竟傳統的中韓關係,也是一種「保護者」與「被保護者」的形象。

南韓某種程度上亟欲擺脫這種「被保護者」的形象,他們希望可以向國際社會展示自己的能耐。但就我看來,他們的方式仍是沿襲日本殖民時期的思維,也就是日本「脫亞入歐」的概念,甚至某種程度上相沿了日本想要成為新的「中國」的心態。過去韓國和日本,在明朝滅亡之後,都出現「小中華」思維,認為中國被滿洲人統治後,已經成為蠻夷之邦,中華正統只存於朝鮮和日本。日本這種心態到了明治維新後與西化思潮合流,最終成為日本侵華的理論依據。南韓某種程度上也繼承這種概念,只是他們不是訴諸武力,而是輸出流行文化。

麥爾斯以日本殖民做為切入點,無疑相當準確。無論是南韓或北韓,都深受殖民時期日本統治者所帶來的影響,雖然兩邊都極力撇清,並視日本為不共戴天之仇,但形諸表象的意識形態與表現手法,都可以看到濃厚的日本痕跡。也因為南北韓有著如此近似的意識形態背景,使得南韓許多左派人士對金氏政權的看法相當溫和,甚至帶有憐憫的情緒。寫《平壤水族館》的姜哲煥在九十年代初逃往南韓,在南韓發表記者會講述勞改營情形時,竟被南韓的親左媒體質疑是美國人派來中傷金氏政權的間諜,也不足為奇了。

照麥爾斯所言,北韓替金氏政權塑造出來的「保護者」形象如此受用,可見北韓的政權並不如外界以為那樣脆弱。而任何嘗試向北韓伸出橄欖枝的舉動,北韓當局都會向國內人民扭曲成卑躬屈膝的臣服。既然經濟落差不是北韓政權的罩門,威嚇或示好也無法觸及北韓的核心,國際社會要如何改變北韓──或更直接地說,動搖金氏政權的正當性?唯一的可能,大概就是動搖金氏父子(如今則是金氏三代)的保護者形象。

金正恩

如今看來,金氏政權崩潰,恐怕難上加難。作者此書的英文原本係在去年年底出版,今年一整年,我們看到金正恩政權確立,北韓將金正恩塑造成他祖父金日成的翻版,試圖讓人民回憶起七十年代那段美好的日子。「保護者」的形象再度出現,金正恩抱著少先隊小孩或軍人的相片在網路流傳,新落成的摩天大樓住宅群、模仿南韓流行文化出現的樂團與女子團體、平壤夜間璀璨的燈火,都似乎在說明「強盛大國」的到來。如今北韓也學到如何粉飾門面,他們開放國外記者採訪特定事件,主動提供宣傳影像,彷彿我們可以得到更多有關北韓的資訊,可是麥爾斯筆下那些內部宣傳,我們依然不容易察知。

文章標籤

北韓 朝鮮 B. R. Myers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