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雨傘革命終於發展到嘗試佔領立法會這一步。雖然有論者言這是承襲台灣佔領立法院的方式而不成,但有鑑香港人素來對政治的態度,這次的政治抗爭,可以有這樣驚人的進展,已經是不可思議。無論如何,這次對中共的抗爭,縱然沒有辦法對中共的既定政策有任何改變,但其象徵意義不可抹滅,更無所謂失敗之論。須知台灣在國民黨治下,從雷震的《自由中國》起,爭取「真普選」亦是數十年光陰,亦不要說當中多少鄉愿者在「袋住先」(論「袋住先」,台灣早就有地方選舉,國民黨更有資格說「袋住先」)。而即便全面民主化後,今日政治發展仍舊顛簸。是以誠如簡錫堦之言,香港的民主運動,絕不可因此氣餒,也許佔領不能持續,並不等於香港人對民主的想望從此破滅。套句港人亦非常熟識的廣東同鄉所說: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但很遺憾,台灣人對香港的民主運動多數漠不關心,比如簡文底下的留言。台灣人罕會想到,香港的民主運動對台灣而言何等重要。這次香港抗爭,最大的獲益者,其實是台灣。香港將來如何,仍待港人;中共自不用論,對港的政治手段已經陷入癱瘓。但台灣何「益」之有?

最直接的「獲益」,就是直接證明「一國兩制」完全破產。中共再也無法用「一國兩制」來誆騙台灣,縱然台灣島內多數人對香港的抗爭毫無知曉,但只要中共試圖對台灣提到「一國兩制」,必有好事者提到香港的失敗例子。當然,一定會有人試圖替中共緩頰,說香港與台灣不同,不能比擬云云。當然不同,台灣選舉行之有年,連總統都是一人一票選出來的,中共要拿什麼給台灣人「袋住先」?中共尚可以汙衊英國不給港人民主,但他們要怎麼從台灣人手中奪走自由民主呢?

可嘆我最近看到一個馬前卒,叫郭台銘。

如今中國只能對台灣誘之以利,拿中韓FTA這根胡蘿蔔向台灣招手,但「一國兩制」?就算是從習近平口中說出來,都像笑話。當然,中共在台灣布的樁腳相當嚴密,中國人說不出,可以假國民黨高官之口。又如中韓FTA的新聞才發布,台灣的「經濟部」(在如斯場合下,中華民國的中央部會需要加上引號,以配合「祖國」的出版方針)立刻迫不及待用恐嚇的語氣說台灣的薪資會倒退幾年,損失多少,一搭一唱,像是安排好的棋局。

香港也不乏有人對台灣喊話,中共的經濟政策是糖衣毒藥。沒錯,CEPA迄今,香港幾乎全靠中國撐出成長的榮景,但全面依靠中國的結果,就是中國對香港予取予求,連舔著共黨LP的奴才,都到香港來施施驕於人。香港的街景因為迎合中國旅客的購物需求愈來愈單調,地租與房價不斷飆升,物價高不可及。我甚至認為,如今香港人對台灣有著奇異的好感,不過是香港人的「小確幸」,在中共壓逼下,他們甚至難以有屬於香港自己的小確幸。

無論香港想不想,都是台灣活生生的借鏡。我有認識的朋友很不喜「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之語,他認為這是唱衰台灣,台灣有自己的總統,有自己的制度,甚至還隔著條海峽,為什麼要拿香港嚇唬自己。但不要忘記,香港是亞洲的國際城市,一舉一動都在世人注目底下,警察硝煙一出,「TIME」、「Newsweek」立刻以此做封面頭版,台灣佔領立法院,有這樣的關注嗎?饒是如此,中共還可以大咧咧要香港人「袋住先」,拿個可笑的假普選方案來搪塞。台灣是什麼?是個尋常洋人會誤會成泰國的地方,是大國博奕的棋子,必要時「棄之可也」的。台灣一直誤以為這座島嶼舉足輕重,是戰略樞紐,這不過是前朝自我安慰之語,我們還不需要心懷惴惴嗎?

往好處想,經此一役,台港兩地在社會運動上,已經連成一氣。共同的敵人是誰,不言而喻。我自己也一再反思這幾年來的心路歷程。爬我之前的文章,我的政治傾向有很大的改變,但有一點基本立場很明確:反對中共。以前我還懷抱天真,認為中共不濟,但人民應另外看待。但這兩年的經驗,我已經改觀,而香港,是最直接的參照點。自私地說,這也是我關心香港的原因,關心香港,亦無異於關心台灣。

文章標籤

雨傘革命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