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室友開始靈修,和我閒聊,給我看一些他正在看的書籍。

我有一搭沒一搭的看,總覺得頗為趣緻。這樣想是有點冒犯,我總會下意識看著裡面的內容,猜測那個是從某某宗教「搬」過來,哪些是「原創」,其實還挺心不在焉。

這種書籍的出現,大體可以反應現代人對現代社會某種潛在恐懼,剛好今年最可以作一代表。從年初的大陸雪災、地震,柬埔寨的颶風,上個月接連不斷的颱風,我們活在屢有「天譴」的時代。又去年底以來美國次貸風暴,中國大陸的假奶事件,我們又面臨不間斷的人禍。如此「末法之世」如巨大的陰影籠罩,自然會有人希望用一些人為因素較低的方法來謀求解決。這種情況也不是第一次發生,比如南北朝末期就已經有「末法之世」,以致於當時常有政府主持大型譯經和抄經,留下許多重要的佛教經典譯作。基督教世界在中世紀也產生過末日的恐慌,雖然我不甚清楚當時的歷史背景,但向集體自殺之類事情,也是有發生過的。

之前的末日是虛晃一場,不見得現在就不是末日將臨之日。但今日早已不像過去那樣,對特定信仰寄予囑託,全般的信任,所以面對新一波的末日威脅,西方世界在基督信仰崩壞以後,開始尋找另一種新的論述方式來建立他們的形上理論。這些理論來自許多不同的來源,比如說,他們仍然提到基督,但基督已經不是「唯一」,而是「之一」。他們加入外星人,加入考古研究(比如馬雅文明),加入佛教觀念(靜坐、輪迴等)。

其中我覺得最有趣的,是他們用消失的文明來解釋或預言一些事情。因為我們對於這些文明的理解,最初必然是經由早年歐洲考古人員的挖掘,繼而產生學術調查報告,再有進一層的認知與分析。如今有人會去提到什麼「馬雅曆」,認為根據他們的推算,2012年是一個周期的結束,遂推演有世界末日云云。我想這種說法當不是空穴來風,但最初的源頭應該只是一份艱澀的研究報告,分析馬雅文字的意義,對殘存的幾本書籍作分析,嘗試去了解馬雅人複雜的曆法系統。然後不知道怎麼傳播,居然出現一個確切的時間,成為「我們要儘快淨化自己」的催化劑。我其實挺懷疑這中間不乏有以訛傳訛的狀態產生,比如說,也許美國的書籍「借用」嚴謹的考古調查跟語言學的研究論文,運用絕大部分人都非常陌生的消失文明,去塑造出一個科幻般的高科技社會。用這樣一個想像的基礎,生產出一個年份,再與一些重大的事件產生連結。而台灣則直接去承接這個應當是未經證實的神祕論述,擴充成末日的預言等等。

也許這種過於現實取向的思維,的確會抹煞所謂「真實的指引」,而讓人陷入巨大的災難當中。但比起只相信科學解釋,並堅定地認為科學可以解決一切事情,帶領人類走向更美好的境地,我倒認為透過這種方式去重新喚起人跟自然界之間的聯繫,降低物質需求,對環境懷有敬畏之心,反而還比較好。當宗教和傳統的道德已經無法讓大部分的人類去尊重身邊的事物之時,這種神祕難解的「類宗教」,可以說就是在填補現代人心靈層面的空白。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